尼日利亚交通出行:空中交通、陆路交通、水路交通、室内交通

尼日利亚交通出行:空中交通、陆路交通、水路交通、室内交通

空中交通

  尼日利亚全国有22个机场,负责商业旅客运输和货物运输。其中拉各斯、阿布贾、哈克特港和卡诺国际机场是尼日利亚通往世界的窗口。从中国前往尼日利亚,可以乘坐英国航空、汉莎航空、埃及航空、埃塞俄比亚航空、法国航空、卡塔尔航空、阿联酋航空等国际航线,都需经停第三国。根据尼官方消息,3月9日至4月18日,首都阿布贾国际机场关停维修,期间机场转移至距首都约180公里的卡杜纳机场,部分国际航班停飞。详情请询航空公司网站或旅行代理。

  市内往返机场无公共交通工具,主要为出租车。

  特别提示:下飞机后注意安全,防止被盗抢。

陆路交通

  尼日利亚铁路长约3800公里,但大部分年久失修已停运。公路总长19.32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5.9万公里,已基本形成一个连接首都阿布贾和各州首府的交通网,利用率逾90%。公路运输分别占国内货运量的95%和客运量的96%。

水路交通

  尼日利亚南濒大西洋几内亚湾,岸线长800公里。优越的地理条件为其海运发展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海运是其开展国际贸易的最主要方式。尼日利亚有8个主要海港、11个油码头、102个码头泊位,2012年货物吞吐量7709万吨。拉各斯港是西非最繁忙、最大的港口,每年有几十家航运公司上千条货轮在此港装卸货物,中国出口到尼日利亚的货物大多数运至此港。尼日利亚内河通航河流有12条,承担内河航运的主要是尼日尔河和贝努埃河,内河航线总长约3000公里。

市内交通

  大多数城市均有出租车服务,但出租车老旧、可靠性差。如乘坐出租车,建议事先谈好车费。 坐出租车有时需在车费外加付10%的小费。

申请尼日利亚因私签证指南

 

一、 申请签证指南

1. 申请签证须知

  • 中国公民持外交、公务(包括公务普通)护照赴尼免办签证可停留30天,持普通护照需提前办妥签证;

2. 签证申请流程

  • 签证申请人确定赴尼目的和行程计划;
  • 登录尼驻华使馆官方网站,浏览有关签证信息,下载签证申请表和签证申请需要准备材料清单;
  • 准备签证申请材料;
  • 登陆尼网站,在线填写签证申请表,签证申请人前往尼驻华使领馆办理签证手续;
  • 等候签证审批,登陆网站查询审批状态;
  • 领取签证后,应及时仔细核对签证上的各项信息是否正确,尤其是签证有效期的起止时间及停留天数是否与所申请的相符,签证上的个人信息如姓名拼写是否正确,如发现任何错误,应及时与相关尼驻华使领馆联系。

二、申请签证所需材料

1、基本材料

  • 正式的邀请信原件;
  • 有效期至少6个月的护照,护照首页和信息页复印件;
  • 在线签证申请表格(附近期护照照片一张);
  • 在线支付证明;
  • 返回机票及在尼日利亚的行程表;
  • 在尼日利亚酒店订单或住宿证明;

2、旅游签证

  • 签证申请基本材料;
  • 在尼日利亚的邀请公司(旅行社)注册文件副本;
  • 两份邀请人的护照或绿卡复印件;
  • 邀请公司(旅行社)移民配额申请批复。

3、商务签证

  • 签证申请基本材料;
  • 邀请公司注册证明复印件;
  • 邀请人护照或绿卡复印件两份;
  • 申请人公司派遣函原件;
  • 申请人公司银行账户对账单;

4、工作签证

  • 基本材料
  • 在尼公司注册证明两份;
  • 公司负责人护照或绿卡复印件两份;
  • 公司的雇佣信或合同原件和复印件;
  • 公司最新的移民配额批准文件原件和复印件两份;
  • 个人简历两份;
  • 经认证的教育资格或专业资格证书;
  • 包括 HIV/AIDS 测试页的健康证明(需认证);

5、临时工作签证

  • 基本材料
  • 邀请人所在尼公司注册证明;
  • 邀请人护照或居留许可;
  • 申请人所在公司派遣函;
  • 申请人所在公司银行对账单;
  • 移民局的电传批复原件和复印件。

三、签证信息

  • 入境签证:尼方通常签发3个月有效1次入境签证;
  • 过境签证:持联程机票和第三国签证,尼方可签发停留7天的过境签证;如不出机场,尼方颁发停留48小时的过境签证;

四、使领馆信息

1、尼日利亚驻华大使馆

地址:北京三里屯东五街二号

网站:http://www.nigeriaembassy.cn

电话:010-65323631、65323632、65322517

传真:010-65321650

开馆时间:周一、三、五:10:00-12:00;下午不对外办公。

2、尼日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

地址:上海市江宁路188号亚盛大厦1102-1104号。

领区:上海、浙江、江苏、安徽、江西。

电话:021-64157289。

传真:021-64157287。

3. 尼日利亚驻香港总领事馆

地址:Room 2403, Great Eagle Centre, 23 Harbour Road, Wan Chai, Hong Kong。

领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

网站:http://www.nigeria-consulate.org.hk。

电话:(852)28278813。

传真:(852)28278892。

Emai:info@nigeria-consulate.org.hk; ngrconhk@yahoo.com

注意:以上材料更新至2014年4月21日,仅供参考,具体请以驻华使馆要求为准。

来源:中国外交部网站

尼日利亚入境居留:签证入境、海关防疫、居留入籍

签证入境

  一、过境签证

  发给在尼日利亚停留不超过7天的一次过境者;对直接转机者,颁发停留不超过48小时的过境签证。

  二、访问签证

  发给到尼日利亚访问的人员。申请人须提供:A、往返机票;B、可靠的访问地址;C、接待单位的邀请信以及足够的经费证明。访问期间不能经商、工作。如停留时间不够,可向移民当局提出延期申请,可延期一次(有效期3个月)。如需长期居留、工作,则须向移民局申请临时居留和工作签证。

  三、工作签证

(一)工作签证,即STR签证(Subject to Regularization),发给拟在尼居住的外国人,他们可以是外国在尼注册的工商企业业主和受雇人员及其配偶和子女。申请人必须获得经批准的移民配额许可证和商业许可证,并持以下文件向尼驻外使领馆或尼移民局提出申请:有效期超出6个月的护照、4张照片、在尼公司注册证明、公司申请STR签证的信函文件复印件、职务证明、个人简历。

  STR签证的有效期一般为3个月。申请人抵尼后,必须在STR签证有效期内向尼移民局申请居留许可,即CERPAC卡(COMBINED EXPATRIATE RESIDENCE PERMIT&ALIEN CARD)。申请人需提供与申请STR签证相同的文件、公司的税单、个人所得税单和个人指纹,并交纳一定费用。此卡有效期为一年,与护照同时使用。

  持居留许可证的外国公民分为二类:“A”类允许工作;“B”类为“A”类人员亲属,如配偶和子女,不允许工作。如要求在尼工作,必须向移民局申请。

  (二)临时工作签证,即TWP签证。该签证用于为特定目的入境,如机器安装、设备维修、商务处理等。该申请由尼公司法人代表本人提出,并申明被邀请人的访问目的、逗留期、个人资料,公司承担的移民责任等。此类签证向移民局申请可转为长期工作签证。所需资料和申请STR一样。

  四、外交礼遇签证

  外交礼遇签证发给政府官员、联合国机构人员、技术援助项目人员、经济贸易代表团以及尼联邦政府邀请的人员、正式任命的驻尼外交人员。

  五、互免签证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及其他与尼互免签证的国家公民可免办签证。以上人员必须乘坐飞机、轮船、车辆在指定的口岸入境。移民局官员认为入境者无疾病、对尼不构成安全威胁、不靠救济生存等方被允许入境。

  中国公民在尼驻华使馆申办签证,不可申请落地签证。请勿将护照寄到尼日利亚托人在尼境内办签证,否则入境时和入境后会遇到麻烦。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互免持外交、公务(官员)护照人员签证的协定》自2014年2月1日起生效,缔约一方持协定规定的有效护照的人员可免签入境缔约另一方。中方持外交、公务、公务普通护照人员因公前往尼日利亚享受有关免签待遇,一般允许停留不超过30天。

  六、尼日利亚承认双重国籍。因出生取得尼方国籍者,如同时具有第三国籍,不自动丧失尼方国籍。外国人如希加入尼方国籍,须在入籍申请受理之日前在尼已连续居住15年,或已在尼连续居住12个月且此前20年内在尼实际居住时间累计不少于15年。

  具体请登录尼日利亚移民局网站http://www.immigration.gov.ng/和尼日利亚驻华使领馆。网站:http://www.nigeriaembassy.cn/

海关防疫

  一、不得携带动植物、毒品、国际禁运物品出入境。

  二、每次入、出境可携带不超过5000美元现钞或等额外汇。当地海关官员执法尺度弹性较大,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建议尽量少带外汇入、出境。

  三、保管好自己的护照、文件、贵重物品等。护照、身份证、居留证和驾驶证等,要备复印件。

  四、抵离尼时最好有接待单位或亲友去机场接送。因尼国际机场一些不法人员可能对旅客进行刁难,勒索钱财。遇到此种情况,应据理力争,记下对方姓名、工号、车号或其他标记,事后将情况报告中国驻尼使领馆。

  五、入境后,中国公民应严格遵守驻在国法规。持访问签证者不要从事赢利性活动。如拟在尼工作和经商,应及时补办手续。签证过期而未补办手续逾期不归者,尼移民局会施以重罚甚至递解出境。不要通过不正当途径请移民局官员在护照上加盖出入境章而延长逗留期。这些章有时是伪造,会造成出境遭拒绝等不良后果。

  六、根据相关规定,违规携带物品或者不按规定报关会受到罚款和没收物品的处罚。 严禁携带野生动物或相关制品(如象牙、犀牛角、穿山甲等)入、出境,否则不仅面临经济重罚,还将接受司法审判。

  七、尼日利亚医疗卫生条件不佳,霍乱、伤害等流行病多发,根据国家规定,入境前必须注射”黄热疫苗”,持《国际预防接种证书》。

  八、尼日利亚于1995年建立了海关关税体系。进口商须交纳:1、关税,2、相当于关税7%的港口附加费,3、CIF价加关税和费用后5%的增值税,4、为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增收的0.15%共同体税,5、按FOB价征收1%的管理费等。

  为保护本国产业,尼不断增加禁止进口商品种类。根据尼日利亚政府2008年最新颁布的进口禁令,不得进口禽类、猪肉、牛肉、水果等20多种产品。2010年,尼政府修订禁令清单,取消了对牙签、木薯,以及部分家具和纺织品的禁止进口措施,同时放宽二手机动车准许进口的车龄,由10年延长至15年。

  禁止出口的商品有:1、玉米2、 木材(原木及成材) 3、 动物生皮 4、 废金属 5、 未加工的乳胶与橡胶凝块 6、 文物与古董 7、 珍稀野生动物及制品,如鳄鱼、大象、蜥蜴、鹰、猴子、斑马、狮子等。

  具体的海关规定以及动物检验检疫请参考尼海关网站:http://www.customs.gov.ng

居留入籍

  尼日利亚承认双重国籍。因出生取得尼方国籍者,如同时具有第三国籍,不自动丧失尼方国籍。

  外国人如希加入尼方国籍,须在入籍申请受理之日前在尼已连续居住15年,或已在尼连续居住12个月,但此前20年内在尼实际居住时间累计不少于15年。

  外国人居留政策及相关手续见“签证入境”栏相关内容。

(2017.06.01更新)

阿尔及利亚将举办第七届国际渔业和水产养殖业展

第七届国际渔业和水产养殖业展(SIPA)将于2017年11月9-12日在阿尔及利亚奥兰省(Oran)举行,此届展会主题为“寻求渔业和水产养殖业经济可持续多元化发展”。阿方现邀请相关领域的公司和个人参加展会,有意者可与主办单位直接联系。具体联系方式如下:

 

主办方:阿尔及利亚渔业和水产养殖业商会

地址:Cité 400 lgts b 3A No3/4 Hammamet, Chéraga, Alger

电话:00213-21433942

传真:00213-23216543

网址:www.sipaalgeria.com

邮箱:exposant@sipaalgeria.com/algeriasipa@gmail.com
来源:驻阿尔及利亚使馆经商处

突企业寻中国合作伙伴开办当地农产品加工工厂

突尼斯北部Siliane地区的当地企业拥有自主农业用地3000平米,农场目前主营产品有大麦、小麦、黄豆、牛奶等,希望与中国公司合作建厂进行农产品深加工,合作方式及投资比例可商议,已初步拟定了项目建议书及可行性研究报告,如有感兴趣的中国企业可与LamiaBen Ammar女士联系。

移动电话:00216-98473011

邮箱:lamiabenammar16@gmail.com

来源:驻突尼斯使馆经商处

尼日利亚:南部地方分离组织与军警冲突,社会安全风险提前预警

尼日利亚:南部地方分离组织与军警冲突,社会安全风险提前预警

2017年9月12日,尼日利亚南部河流州(Rivers State)首府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卫星城镇Oyigbo,地方分离组织“比夫拉原住民”(Indigenous People of Biafra,IPOB)支持者与尼安全部队突发冲突。此外,IPOB领袖卡努(Nnamdi Kanu)位于阿比亚州(Abia)首府乌穆阿希亚(Umuahia)的住所外聚集大量支持者示威声援,据称遭当局军警包围。未来数日,此轮冲突与紧张局势或持续发酵,引发尼南部比夫拉地区更多示威冲突与局部动荡。(来源: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

【点评】比夫拉(Biafra,或译为“比亚法拉”)原系尼日利亚东南部一个由伊博族(Igbo)分离主义者建立的短命共和国,石油储量丰富。1967年5月30日至1970年1月15日曾短暂建国,但其间独立运动与内战据称造成约100万人死亡。目前,当地分离主义组织“实现比夫拉主权国运动”(MASSOB)的伊博民族主义者仍企图通过“25步计划方针”重现比夫拉独立。其拥有2个武装组织,“比夫拉流亡政府”(Biafra Government in Exile)和“比夫拉影子政府”(Biafra Shadow Government)。2013年5月31日,时任尼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将MASSOB定性为威胁尼国内安全的三大极端组织之一,其他2个组织为北部“博科圣地”(Boko Haram)与西南部“奥多瓦人民代表大会”(Oodua People’s Congress,OPC)。

2017年4月下旬,“比夫拉电台”(Radio Biafra)暨“比夫拉原住民”(Indigenous People of Biafra,IPOB)领袖卡努(Nnamdi Kanu)在被监禁满2年后,被尼首都阿布贾(Abuja)联邦高等法院下令同意保释。但其犯罪阴谋与领导非法运动的指控仍未被撤销。5月7日,尼日利亚东南部的分离主义组织“实现比夫拉主权国运动”(MASSOB)领袖宣布,5月22日为“比夫拉独立日”(Biafra Independence Day),以纪念拉尔夫-乌瓦祖瑞克(Ralph Uwazuruike)领导的“新比夫拉”(New Biafra)独立17周年。既往记录显示,近年来比夫拉分裂主义势力有抬头趋势,纪念比夫拉独立的庆祝活动常常演变为支持比夫拉独立的激进分子与警察间的暴力冲突。

鉴于以上情资与风险分析,建议驻尼日利亚各中资企业与在外人员近期谨慎或避免前往尼日利亚首都、东北部及东南部等高危地区,避免谈论社会、政治敏感话题,尽量减少在政府机构、政党领袖住所、军营设施、外交使馆、宗教礼拜场所、学校、集市、难民营地、公交枢纽、周边地区等人群密集公共场所逗留的时间,密切关注当地安全形势,提高警惕,留意驻地周边异常情况及可疑人员,适度提高安保等级,注意安全防备,做好应急预案。中方人员应提前购买人身和财产保险,引入绑架勒索预防危机管理解决方案,尽可能减少人身伤害与财产损失;在外人员应预计偶发性局部交通中断与安保措施加强,注意当地可能的示威骚乱、武装冲突、暴恐活动与社会动荡风险。同时,应严格遵循尼日利亚军警部门与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来源: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58亿美元巨额订单,中企联合体获尼日利亚最大水电站工程订单

【电缆网讯】尼日利亚政府日前与中国企业签署了价值58亿美元巨额订单,由中国国有企业组成的企业联合体负责建设尼日利亚建国以来最大的发电站——Mambila水电站。

据介绍,Mambila水电站位于塔拉巴州(Taraba),由四个大坝组成,装机容量达到3050兆瓦,工期为6年,中国进出口银行为期提供85%融资,尼日利亚政府提供15%。

事实上,Mambila水电站项目已经开发了30多年,但前几任政府推进很慢。2007年,尼日利亚政府与两家中国工程企业签署2600兆瓦电站订单,投资规模达到14亿美元,但不久后协议就被中止了。经过几次努力也未见成效,直到2016年,尼日利亚总统发言人Muhammadu Buhari透露,习近平主席到访,僵局被打破。

尽管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但是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尼日利亚无电人口比例在40%以上。

水电是最清洁、廉价的电力之一。发展水电对缓解尼日利亚电力危机至关重要。同时,尼日利亚正在进行能源转型,减少对石油等化石燃料的依赖。因此,发展Mambila水电站项目最终得到了大多数支持。

尼日利亚电力部长Fashola表示,Mambila水电站项目对尼日利亚经济社会发展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对全国电力供应、生产力提高、就业、旅游、技术承接、农村发展、灌溉、农业等。

尼日利亚船只因超载倾覆 33人遇难

据尼日利亚国家紧急事务管理机构(NEMA)称,一艘超载的船只在尼日利亚西北部倾覆,导致至少33人遇难,23人下落不明。 (来自:蜜蜂国际)

NEMA协调员苏莱曼穆罕默德卡里姆告诉法新社记者,事故发生在周三早上的一个偏远地区。 (来自:蜜蜂国际)

“我们从河里打捞上来33具尸体,但是还有23人仍下落不明。我们初步预测这些人都遇难了,”卡里姆说。 (来自:蜜蜂国际)

中国在非洲做了西瓜大的事,连芝麻大的反响都没有,西方却相反

近年来,中非之间关系发展迅速。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贺文萍女士9月14日在澎湃新闻发文对比了中国与西方在非洲宣传自己的话语模式区别。她指出,据麦肯锡最新报告显示,在非洲落户的中国企业数目已达上万家,占非洲工业产值的比例高达12%;在基础设施领域,中国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更高,接近一半的国际工程项目都由中国企业承建。然而,中国在非洲做的这些好事,却在当地媒体上报道甚少。因中国人有一种“只做不说”的思维定势,只知道埋头苦干,遇到误解也往往一笑置之,总觉得清者自清。这样得到的结果就是,在非洲听不到中国声音。而西方则是反其道而行之,做了一点事就大肆宣扬,搞得尽人皆知。

以下为文章全文:

据澎湃新闻9月14日报道,2017年5月31日,连接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与肯尼亚第二大城市、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的蒙内铁路正式通车。这条480公里长的铁路全线采用“中国标准”,是一条采用中国技术、中国管理、中国装备建造的干线铁路,造价38亿美元,主要使用的是中国政府的优惠贷款,自开通以来一票难求,估计按时归还贷款不成问题。

2016年8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贺文萍女士(右)在蒙内铁路一处工地考察。贺文萍提供

自2015年1月开工以来,蒙内铁路在肯尼亚直接创造了约4.6万个工作岗位,其承建及运营和维护方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还在肯尼亚开办了铁路培训学校,为当地培养了一批铁路技术、运营、管理人才。为保护动物、方便动物迁徙,该铁路某些地段的路基采用高架的方式,以便最高的长颈鹿也能顺利从下面通过。

蒙巴萨港是非洲第二大港和东部最大港口,大半个东非的货物都从这里进出,直接辐射了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刚果(金)、南苏丹六国。据肯尼亚政府测算,蒙内铁路可使东非货运成本下降79%,商务成本下降40%。而东非铁路的未来规划,正是以蒙内铁路为“龙头”,连接上述六国,成为东非铁路网的大动脉。

蒙内铁路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非洲建设的标志性工程。自2009年以来,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据国际咨询公司麦肯锡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国在非洲设立企业的数量已经超过10000家,占非洲工业产值的比例高达12%;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则更高,接近一半的国际工程项目都是由中国企业承建的,从新造的大桥、公路、水坝、铁路、国家体育馆等基础设施,到住宅等民生工程建设,都能看到中国建设军团的身影。

但与此同时,在非洲的中国企业一直遭到信息不透明等方方面面的指责。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中国企业在非洲的行为?

非洲需要中国企业

非洲很多国家原来是英法等欧洲国家的殖民地,加上地理上的接近,非洲之前一直被认为是欧洲的后院,受欧洲的影响很深。但因为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的影响,欧洲自身有很多问题,对非洲是有心无力,顾不上。特朗普上台后,对美国没直接好处的事情不感兴趣,大幅度削减了对外援助。

这样一来,非洲需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需要从非洲进口原材料,也需要非洲市场来转移产能。加上中国商品质优价廉,非常适合非洲消费者的需求,中国擅长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是非洲迫切需要的,因此双方的互补性很强。

在这一点上,非洲对中国的意义可以和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对日本的意义相提并论:日本经过战后多年的发展,到1970年代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中国在1970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对日本可以说是恰逢其时。而今天中国的情况和日本1970年代的情况类似。

与此同时,非洲对中国的兴趣和关注度也在提升,希望学习中国的经验。最近一段时间,尼日利亚、南非、加纳等多个非洲国家都成立了中国研究中心或亚洲研究中心,出现了一股“向东看”的潮流。非洲经济的一个大问题是自己生产的不消费,自己消费的不生产。因为工业基础薄弱,非洲出产的矿石、石油等原料大多出口,而非洲急需的日用消费品、工业品则大多要进口,在非洲的很多国家,甚至连矿泉水、塑料椅子这些最简单的工业品都要进口。而制造恰恰是中国的强项,过去三十多年积累了丰富的制造业生产管理经验。虽然非洲工业化程度低,但资源和劳动力丰富、市场潜力巨大。非洲人口结构很年轻,一半人口在45岁以下,人力成本便宜,像埃塞俄比亚,平均月工资只需50美元,是中国的差不多十分之一。

此外,非洲的基础设施薄弱。中国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帮助建设的轻轨是非洲的第一条轻轨,连南非都没有。蒙内铁路也是肯尼亚122年来建设的首条新铁路。未来,非洲建筑业将保持持续发展趋势,到2020年,建筑业支出将达到2000亿美元左右。而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资金、经验、设备、技术等方面的强大比较优势,这意味着中国对非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前景看好。

2006年,中国在北京主办了中非合作论坛峰会,2015年12月4日,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提出了未来三年中非合作的“十大合作计划”,并承诺提供总额6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很多人以为,这些钱是中国无偿提供给非洲的,是中国在乱撒钱穷大方,事实并非如此。这600亿美元中的相当一部分其实是用在中国自己身上的,比如其中的100亿美元工业产能合作基金,是支持中国企业到非洲做工业项目的;50亿美元买方信贷,蒙内铁路的贷款很多也来自这项,用于支付中国工人的工资,以及购买中国的机车和设备,大多也是用在中国自己身上。

中国帮助非洲建设的很多项目,往往连螺丝钉都是从中国采购的,因为非洲自己制造不了,欧洲美国的又太贵,这些设备和部件用在非洲的基础设施上,其实也是在输出中国的工业标准。因此,这些钱带来的效应是立体的。

中国在非洲遭遇的难题

当然,非洲对中国人和中国企业的质疑也很多。一大质疑是中国从非洲拿走了很多资源。

产品质量差是非洲人对中国的另一个埋怨很大的领域,我去那里,十次开会,八次会被问到这事情。在这方面,中国其实挺委屈的,因为中国是世界工厂,制造水平是不差的,很多奢侈品都是在中国制造的。在非洲的那些不合格产品,其实大多是非洲人自己下单在中国制造的,而因为成本太低,导致质量不佳,但最终这笔帐要算在中国头上。

另外,中非之间贸易不平衡,不少非洲国家对中国都有巨额逆差,中国商品和中国人的大量进入也冲击了当地相关产业。比如BBC曾在一部题为“中国人来了”的电视纪录片中描述,在某些非洲国家,中国人到那里经营养鸡场,实行工业化管理,导致当地养鸡的农户和小型鸡场破产。中国部分企业对非洲的出口也存在着各自为战、分散经营、重复经营、为获取短期利益不惜低价竞销等弊端。以机电产品出口为例,经营对非洲出口的中国机电产品企业就达千家以上,出口额多则上亿美元,少则仅有几万美元。为竞争市场,许多企业过度追求眼前利益和自身利益,竞相压价,既损害了国家整体利益和形象,也损害了企业自身利益,还给一些国家对中国出口产品提起反倾销调查提供了口实。

恐怖袭击也是一个大问题。近年来非洲的“索马里青年党”、“博科圣地”等恐怖组织非常活跃,制造了多起恐怖袭击,中国企业和个人也不可避免地成为受害者。2015年11月20日,马里首都巴马科的丽笙酒店遭枪手袭击,数十人遇难,其中就包括3名到当地洽谈项目的中资企业高管。

中国对非洲的了解也需要加强。中国在非洲的利益不断增长,但中国对非洲的了解总体上还是很表面的,人脉也远远不如西方广泛深入。比如南苏丹问题,西方外交家可以做到对当地政客的私人生活都了如指掌,比如某人的女朋友是谁,前任女朋友又在干什么。这些都搞得清清楚楚,我们目前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我们也替非洲做了很多培训,但基本上上完课就结束了,后续没有跟进,也没有经营这些人脉的意识和相关措施。

非洲虽然经济发展落后,但在殖民者的影响下,民众的法律意识很强,英法两种体系并存,法律的规定也很详细。在非洲的中国企业就遇到员工在工作中故意把手弄伤然后索取赔偿并以打官司相威胁的个案。还有一些国家经常罢工,各行各业轮着来,也会影响企业的经营。

中国人和非洲人的工作伦理和习惯也很不相同。非洲人很会享受生活,不肯加班,认为下班是自己的时间,也没有储蓄的习惯,只相信当下;而且家族观念很强,一大家子人,今天婚礼明天葬礼,都要请假,中国企业主对此很不习惯,总以为这些人是撒谎找借口不想来上班。而中国企业在非洲为了赶工期,经常三班倒不休息,对员工的管理也很严。两种不同文化的碰撞,也是中国企业要克服的难题之一。

总之,目前中国和非洲之间关系可以描述为:政府之间关系不错,企业之间关系不错,人民和人民之间的交流和理解则还远远不够,军事领域的合作也还刚刚起步

拿最后一点来说,在2011年利比亚战乱之前,中国一般不提和非洲的军事安全合作,总觉得有干涉他国内政的嫌疑,有限的参与也主要在联合国维和框架里进行,在联合国维和框架内,早年派出的是医疗工程等方面的文职人员,现在开始有了持枪的作战人员。2011年利比亚撤侨行动之后,中国意识到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进行军事方面的合作不可避免,才有了后来在非洲东北部亚丁湾西岸国家吉布提的军事后勤保障基地的建立。

让非洲听见中国的声音

近年来,中非之间关系发展迅速。2000年,中非贸易首次突破100亿美元,此后连续8年以年均30%以上速度高速增长,2006年突破500亿美元,2008年历史性突破千亿美元大关,达1068亿美元。2015年2000多亿美元。2016年有下降。中国已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近千亿美元,最近国际咨询公司麦肯锡的报告认为,在非洲落户的中国企业数目已经有上万家,其中95%以上为私营企业。

针对中非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中国积极采取措施,努力扩大从非洲的进口,同时向非洲产品开放中国市场。从2005年1月起,中国陆续给予28个非洲最不发达国家194个税目的商品零关税待遇;2006年11月,中非峰会承诺,要将零关税待遇进一步扩大至440多种商品;2009年,中国对与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95%的产品给予免关税待遇。对非零关税充分体现了中国帮助非洲国家发展的诚意,有力促进了非洲最不发达国家的对华出口,使非洲人民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中非之间人员往来也愈发频密。保守估计,目前在非洲的中国人总数已逾百万。中国已为非洲国家培训5.4万名各类人员;派遣中方技术人员、青年志愿者、农业专家36万多人次到非洲;中非合作在31个非洲国家设立了37所孔子学院和10间孔子课堂;目前,中国在非洲42国还派驻有43支援外医疗队,队员近千名;来华学习、经商和交流的非洲人也越来越多,2013年,非洲仅在华留学生总数就约3.3万人。

现在,中国在非洲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在舆情和软实力方面。西方批评中国在非洲的一些活动,非洲则担心中国的影响太大会让自己失去自主性。而中国在半个世纪前对非洲的无私帮助,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被淡忘。2010年我在坦桑尼亚,想去中国援坦专家公墓(下图)看看,结果出租车司机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

中国援坦专家公墓位于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市西郊,距市中心24公里。这里安葬着51名在援建坦赞铁路及随后的技术合作过程中牺牲的烈士,另有18名在其他中坦合作项目中献出生命的工程技术人员也安葬于此。图为公墓入口处。贺文萍 图

应该说,中国在非洲做了很多好事,中国的很多做法都是替非洲国家着想的,比如中国在苏丹开采石油的同时,也帮助苏丹培训技术和管理人员,把他们送到中国的石油大学学习,确保有一天中国人离开了,他们自己也可以独立运营;除了开采,中国还帮苏丹建设炼油厂,建立完整的石油产业链,苏丹现在可以出口汽油了。反观西方,他们在尼日利亚开采石油多年,却从来不在尼日利亚建炼油厂,以至于尼日利亚虽然是非洲第一大产油国,但直到今天汽油还要靠进口。

但中国做的这些好事,在非洲媒体上报道很少。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人有一种“只做不说”的思维定势,不太好意思宣传自己,只知道埋头苦干,遇到误解也往往一笑置之,总觉得清者自清。这样的结果就是,在非洲听不到中国声音我们做了西瓜大的事,却连芝麻大的反响都没有;西方则是反其道而行之,做了一点事就大肆宣扬,搞得尽人皆知。

另一方面,我们还面临着如何讲故事让别人愿意听的挑战。近年来,中国加大了在非洲的宣传投入,很多官方媒体都增加了在非洲的人员和站点,而西方媒体因为经费的问题纷纷在非洲裁员撤站,这本来是中国的好机会。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我们现在还在摸索阶段。

政治的东西,非洲人是不爱听不爱看的,他们偏爱生活化的内容。尼日利亚有个电影制作基地叫瑙来坞(Nollywood),是和美国的好莱坞、印度的宝莱坞并称的世界三大电影制作基地之一,这里制作的电影就大多围绕着三角恋、复仇以及家长里短等生活化主题展开。前一段时间有人把中国的电视连续剧《媳妇的美好时代》配成斯瓦西里语在东非播出,产生了近乎万人空巷的效果。通过这部剧里面的婆媳关系和家长里短,非洲人也看到了中国人家里的摆设、人们穿的衣服和街景,意识到中国其实挺发达的。这也就无形中达到了宣传中国的效果。(斯瓦西里语是非洲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约5500万人使用。——编注)

总体看,中国在非洲经贸领域的影响越来越大,但在政治、价值观、军事安全、文化领域的影响力还有待提升;“中国机遇论”要取代“中国威胁论”,中国要解决在非洲被批评的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澎湃新闻

 

海外华文媒体走进熊猫基地 呆萌“国宝”实力圈粉

来源:海外网
 
摘要:张国栋表示,大熊猫是中国的珍贵名片,通过参观能够感受到国家对于“国宝”保护的专业和用心。一方面,只有国家强大了,才能充分调动资源,培养专业人员、搭建专业设施为生物多样性做出世界贡献,另一方面也能看到中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十分重视自然资源保护和生态环境研究。

1504830782496089.jpg

图为海外华文媒体代表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门前合影

1504830804398848.jpg

图为华媒代表为大熊猫研究事业献上爱心

海外网9月7日电 9月6日,伴随着第二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圆满落幕,媒体采风活动于成都正式启动。7日,海外华文媒体代表一行走进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如愿在熊猫故乡亲近“国宝”,纷纷被萌态可掬的熊猫宝宝实力圈粉,并为大熊猫研究事业献上爱心。

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是全球知名的集大熊猫繁育、保护、旅游、文化建设为一体的野生动物保护研究机构。基地模拟大熊猫野外生态环境,熊猫产房、熊猫饲养区、科研中心、熊猫医院分布有序,豪华熊猫“别墅”散落于山林之中。不同年龄段的大熊猫在这里繁衍生息,长幼咸集,其乐融融。

据工作人员介绍,基地现有大熊猫180只左右,其中约80只借展于全球各地,每只出国的大熊猫都会配备基地饲养员,共同前往所在国对当地人员进行专业培训。据了解,成都熊猫基地先后与日本、美国、西班牙、法国建立了“大熊猫长期国际合作繁殖计划”。其中,与日本和歌山白浜野生动物园已经合作繁育大熊猫共8胎15仔,成活12只,创造了大熊猫国际合作繁殖的最好成绩。

2017年4月,两只中国大熊猫“武雯”和“星雅”乘坐专机抵达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荷兰《联合时报》社长陈光平当时就在现场参加了盛大的欢迎仪式。陈光平介绍,大熊猫在荷兰享受的是“皇家待遇”,数十辆警车为熊猫专机开道,大熊猫一下飞机就有专车护送,荷兰欧维汉兹动物园单是修建熊猫馆就花费700万欧元。

陈光平说:“能在荷兰见到来自祖国的‘国宝’,我感到十分自豪。早在大概十年前,荷兰就开始为熊猫的旅居进行沟通和准备,如今如愿以偿,必然激动。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荷兰人民将大熊猫看作两国携手发展的友好使者,认为熊猫的到来是中国和荷兰友谊升级的象征,因此特别兴奋。”

缅甸中文网总经理张国栋表示,大熊猫是中国的珍贵名片,通过参观能够感受到国家对于“国宝”保护的专业和用心。一方面,只有国家强大了,才能充分调动资源,培养专业人员、搭建专业设施为生物多样性做出世界贡献,另一方面也能看到中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十分重视自然资源保护和生态环境研究。

谈到参观途中为大熊猫研究事业捐款献爱心,张国栋说:“能为保护和繁育‘国宝’做出一点贡献,内心十分幸福。目前,缅甸民众对于大熊猫还不够了解,也正是因为不了解,华媒才更有责任把中国的宝贵资源,特别是保护繁育过程中的研究成果、软件和硬件设施宣传报道出去,擦亮这张萌萌的中国名片。”

参与此次“第二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红色行采风活动的华媒代表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德国、西班牙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网/朱惠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