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 星汉灿烂

通过星汉灿烂

坦赞铁路局与庞巴迪运输公司签订投资合作备忘录

9月9日《卫报》报道,坦赞铁路局和与庞巴迪运输公司已经签订投资合作谅解备忘录。

坦赞铁路局总局长布鲁诺表示,在庞巴迪运输公司提交完整的技术和融资计划书后,双方应成立联合工作组,开展可行性研究,明确合作的范围,这项措施是提高坦赞铁路盈利能力的战略之一。

他指出,在可能获得国际融资来振兴坦赞铁路的情况下,庞巴迪公司已经提供了初步方案来提高轨道、机车、信号和通讯方面的效率和能力。他说,“庞巴迪公司是一家世界知名的铁路设备和飞机制造企业,作为重要合作伙伴,他们拥有中长期的意愿对坦赞铁路机车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我们对此感到高兴,也表示欢迎。坦赞铁路对引进机车和基础设施投资的各种机会持开放态度”。

庞巴迪运输公司销售和商业发展经理Nazif Tasci签署了该备忘录,他表示,实施改造方案是可能的,包括通过瑞典巨大的资金安排。他说,“过去,在欧洲出口信贷机构、加拿大出口发展署、瑞典出口信用担保委员会、瑞典出口信贷公司支持下,我们成功地完成了为客户扩展融资的业务,我们坚信这对坦赞铁路也是可能的”。

 

来源:驻坦桑尼亚经商代表处

通过星汉灿烂

坦桑尼亚议会揭露宝石开采腐败问题

 

来源:驻坦桑尼亚经商代表处

9月7日《公民报》报道,近日,由坦桑尼亚议长指派的调查委员会向议会提交了关于对坦桑蓝石和钻石开采和贸易的调查报告,揭露了导致坦国家巨大损失的不法行为。

调查委员会主要针对坦桑蓝石和钻石的开采、合同、所有权和管理等进行了调查,并指控一些政府官员签署了不利于国家的可疑合同。

负责调查钻石的委员会主席穆沙表示,坦政府没有钻石储量的数据,完全依赖矿主提供的数据。比如,坦最大的钻石矿位于新阳噶省,预计该矿的钻石储量达到4000万克拉,而这只是矿主威廉姆森钻石有限公司提供的数据。他说,“我们就是这样被欺骗的。”

据报道,自2007年以来,威廉姆森钻石有限公司连续多年亏损,一直未缴纳企业所得税,而只缴纳了19.6亿先令(约87.5万美元)的矿业税。穆沙说,“威廉姆森公司的开采许可有效期至2033年,如果他们连续亏损,那为什么没有关闭矿井?我们相信,这个长期的许可证,已经让他们赚够了!”

此外,委员会还发现如下问题:关于钻石的一些数据不准确,互相矛盾;政府部门无法进入重要的矿井现场,难以掌握最新信息;政府难以对钻石在比利时的第二次精炼过程进行监管等。

该委员会建议坦政府应重新审查与威廉姆森钻石有限公司签署的合同,确保该合同能让国家受益。此外,政府还应占钻石开采项目50%的股份,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与个人签署可疑的合同。

负责调查坦桑蓝石的委员会主席多托表示,坦国家矿业公司与坦桑蓝一矿业公司签署的合同给国家造成1570亿先令(约7000万美元)的损失,对国家毫无益处。他建议坦政府冻结该公司的账户和资产,直至合同事项完全被调查清楚。

多托指出,2010年,坦会议制订矿业法,规定矿业许可的优先权属于本地人,而时任能矿部长威廉未及时审查坦桑蓝一的开采许可。2013年,其继任部长姆亨戈更新了该许可,导致损失370亿先令(约1661万美元)。此外,姆亨戈发放新许可时并未征求矿业协会的意见,而且无视总检察长、矿业委员和坦议会的建议。前能矿部副部长辛巴查维也受到指责,因为他同意坦桑蓝一公司向天空联合公司出售股份,而后者是一家未在坦官方机构注册的公司。

多托表示,坦桑蓝石的开采和贸易笼罩在神秘之中,其中存在着大量的盗窃和不法行为,在目前国内和国外的交易中,只有20%的坦桑蓝石是通过正规渠道,其他都属于走私。

该委员会建议坦政府对坦桑蓝石开采实施保护措施,成立一家公司来负责管理坦桑蓝石的开采和贸易,并建设坦桑蓝石贸易的一站式中心。

坦议会反对派领袖姆博维称赞调查委员会所做的工作,要求议长允许议会对该报告进行讨论并签署。

 

通过星汉灿烂

刚果(金)马鲁库经济特区挂牌成立

来源:驻刚果(金)使馆经商处

据刚潜力报报道, 9月5日,刚工业部代表和刚马鲁库经济特区办代表共同来到马鲁库地区,正式宣布刚果(金)马鲁库经济特区挂牌成立,并实施画地界工作。刚工业部代表表示,此次宣传活动目的是告诫大家,马鲁库经济特区是刚政府发展经济,促进工业发展的重要举措,是刚吸引外资,增加财政收入的重要手段。马鲁库经济特区是国家财产,刚政府不允许任何人以个人名义对外出租土地,该经济特区占地800公顷,个人非法占用土地者必须马上退出。

刚马鲁库经济特区办是根据2015年4月14日15/007号法令成立的行政技术管理部门,在刚经济部领导下,为独立司法和财务机构,负责该经济特区的管理和招商工作。

通过星汉灿烂

尼日尔中资机构第二届青年歌王争霸赛开赛

来源:驻尼日尔使馆经商处

9月9日,由驻尼使馆俱乐部主办, 驻尼中资企业承包工程协会协办的尼日尔中资机构第二届青年歌王争霸赛拉开帷幕。

本次比赛以团体和个人两种方式进行,来自驻尼援外专家组、中资企业承包工程协会及中石油系统的四支参赛队参加比赛。选手们个个精神抖擞,他们用美妙动听的歌声给观众们带来一场不同凡响的听觉盛宴,比赛高潮迭起,精彩纷呈,观众们沉浸在一片歌曲的海洋里,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盛意驰怀共续天涯驻外情,欢声争霸同抒海内家园梦”。青年歌王争霸赛为驻外工作人员创造了一个展现自我的舞台,让他们展现出团结奋进、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精神风貌,同时也丰富了大家的业余文化生活,增强了驻尼中资机构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通过星汉灿烂

中国人在海外屡遭暴力侵害,这种让人愤怒的局面该改变了!

最近一段时间,屡屡传来海外华人遇害的消息,杀害章莹颖的凶手刚刚落网不久,中国在日本的多名研修生又惨遭杀害。而近日中国女教师危秋洁在日本离奇溺亡的消息再次为海外华人敲响了警钟。

其实,华人在海外遭遇的暴力事件不胜枚举,仅在欧洲发生的事件就足够触目惊心!

在西方社会看来,华人有着双重身份:谈论到社会资源分配问题时,华人是游离于社会边缘的移民群体;而谈论到社会融入的问题时,他们又成为了少数族裔成功融入的典范。

这种不公正的状况必须改变了!

文 | 孔帆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虽然北美也有华人遭到暴力袭击,但是,欧洲情况似乎更加严重。为什么?

1

海外华人频繁遭遇暴力伤害

罗马,鲜花与蜡烛围绕着张瑶的遗照

无论是就业歧视,还是身体伤害,都说明生存在夹缝中的海外华人越来越艰难。

仅去年一年,华人遭遇的暴力事件不胜枚举,没过多久就会听到海外华人在当地遭受暴力伤害的消息。

仅在欧洲发生的事件就足够触目惊心!

*5月11日晚,在德国德绍安哈尔特应用技术大学学习建筑设计的李洋洁出门夜跑后失踪。警方发现她生前被强奸,死因是头部遭暴力袭击;

*6月29日,意大利佛罗伦萨警方进入当地一华人工厂进行检查时,与当地华人发生冲突,引发大批华人与警方对峙,事件造成两名意大利警员和4名华人受伤;

*8月7日下午,法国华人张朝林在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耶市(以下简称“欧市”)遭到三名歹徒抢劫并殴打,身受重伤,于12日不幸离世;

*11月16日下午,一名在德国的中国女留学生称在回宿舍的路上,被难民拖到灌木丛并受到严重侵害;

*12月5日,在罗马留学的中国女留学生张瑶在去往移民总局办理居留的路上遭遇抢劫,此后就失去联系。几天后,她的尸体被发现,已是血迹斑斑,眼睛还没有闭上。

去年,在其他地区,海外华人也遭遇了多起暴力袭击事件:

特朗普胜选后华人遇袭、女留学生在日本东京惨遭杀害、成都女孩在悉尼被刺20多刀致命伤……

痛失爱女,张瑶的父亲痛不欲生

这些均引起了世界各地华人的强烈关注和谴责。

2

暴力事件呈现两大新特点

华人在海外遭遇暴力事件并不是史无前例。单从数量上看,这两年与往年相差并不多。

最近之所以在华人圈子内引起广泛关注,是因为这些暴力事件呈现出了两大新特点。

首先,最近两年华人遭遇的暴力袭击性质非常恶劣。

以欧洲为例,当地华人常被看作是“移动的提款机”,他们随身携带现金和贵重物品的习惯,让劫匪时常有“惊喜”,从而沦为劫匪的重要目标。

在华人张朝林遇袭的巴黎北郊, “出门被抢”早已是生活的日常,有的华人甚至说“出了家门,就是地狱”。

当地华人介绍,每天至少有两起事件发生,多则六七起;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四五岁的孩童都是抢劫对象。

而以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埃市为焦点向四周辐射开的巴黎东部和北部地区,也已成为犯罪分子的乐园和中国游客的梦魇,几乎每周都有社交媒体报道的华人被偷、抢的新闻。

被抢、被打是一回事,被殴打致死则是另一回事。

最近两年华人遭遇的暴力袭击,已经不仅仅停留在“皮肉伤”的基础上了,而是“闹出了人命”。遇害者亲人绝望的哭喊声让当地华人感到揪心。

其次,今年多起华人遇袭事件带有明显种族色彩。

张朝林在华人街区遇袭自然不必多说,欧市市长都已公开承认这起抢劫是具有种族色彩的暴力事件。

据《巴黎人报》数据,仅仅在去年上半年,该市有据可查的遭受暴力抢劫的华人就从2015年的35起上升到105起。

所有抢劫事件中,专门针对华人的比例从去年的7%上升到了16%。

美国大选结束后,华人群体更是受到了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双方支持者的骚扰:

*支持希拉里的部分抗议者把败选的焦点放到了华人身上,认为是华人的选票将特朗普送上了总统宝座;

*支持特朗普的人则高喊着“中国人滚出美国”、“F*** you中国佬”等不堪入目的侮辱性词语。

3

海外华人为何总是“很受伤”?

留学生李洋洁在德国去世后,人们在科隆大教堂前举行的悼念活动

欧洲华人历史研究学者方先生表示,华人屡遭暴力袭击的一个原因在于:犯罪分子总觉得他们“老实”,就算受了欺负也不会大声喊叫。

这种刻板印象并不是空穴来风。很多华人觉得,旅居海外毕竟是身在他乡,忍忍就过去了。

然而,愈演愈烈的暴力事件使得他们的生存空间被挤占,矛盾迅速激化,不想做西方社会夹缝中的牺牲品,就只能反抗。

*李洋洁去世后,旅德华人发表了《反对暴力,关注共安全》的倡议书;

*张朝林离世后,法国华社组织举行了“反暴力 要安全”大游行;

*在张瑶的追思活动上,旅意华人向意大利警方讨要说法,讨要安全。

意中旅游事务促进会会长史译所说,“如今欧洲(政治)整体右转,当地民众对难民群体早就多有意见,而难民、流寇则又把华人看做‘香饽饽’,使得旅意华人几乎成了刀俎之下的鱼肉。”

一方面,全球政治局面呈现“向右转”的明显趋势,很多国家对移民的态度恶化。

在美国,特朗普的崛起震惊世界,他强烈的反移民姿态令美国外来移民感到不安;

在法国,反移民的呼声不断在升高;

在德国,一向对难民敞开大门的默克尔,也迫于大选的压力,承诺不再实行完全开放国境的政策。

虽然这些政策并不是直接与华人相关,但正在各地抬头的民粹主义情绪,却不鼓励人们做出理智的区分。

在西方社会看来,只存在当地人口和外来人口的差别,至于外来人口的族裔细分并不是关键。

反对墨西哥移民、反对穆斯林、反对东欧移民,本质上说就是反对移民群体。

另一方面,华人在移民群体中往往沦为“政治正确”的受害者。

一直以来,华人群体往往被视为移民融入的典范。

*他们在事业上比较成功。

根据英国研究机构“政策交流”(Policy Exchange)公布的报告,由于重视教育、富于创业精神,华裔在英国中产阶级中的比例大幅增加。

*西方社会认为,华人是一群勤勉的人,从不惹是生非。

这些善良的亚洲人并没有遭遇过种族歧视,因为他们并没有对此表示过不满,也没做出什么“翻天覆地”的回应。

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也是同样的情况:华人遭受暴力抢劫,其实是北非“问题移民”与华人移民之间的冲突。

华人在欧洲工作生活,尽管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上讲是勤劳守法的,有固定收入,为当地社会做出了贡献。这也得到了当地政府部门的认可。

但是,这里的北非移民由于历史、社会等原因,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上,他们的孩子也大多“失学”,成为不稳定因素。

不少孩子加入抢劫团伙,而抢劫的对象,首先就是他们眼中“有钱”的华人。

4

“政治正确”真的正确吗?

张朝林遇害后,旅法华人发起了“反暴力 要安全”游行活动

正如法国作家塔哈尔·本·杰伦所言,“问题移民”的家长在陌生的国度,默默忍受着不公正和屈辱。

这样的父辈在孩子们眼中不是英雄,他们是失败的、无能的。这样成长起来的一些孩子,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希望给父亲“报仇”、离开家庭。

他们制造混乱和不幸,杀害无辜,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些孩子没有归属感,空虚的精神世界很容易被所谓的“宗教狂热”填充。

杰伦出生在摩洛哥,他的体会更加透彻。

“伊斯兰国”的宣传对象就是这些孩子。这些宣传充斥着复仇和死亡,他们向这些被欧洲抛弃的孩子承诺光明的前途;他们对这些孩子说,你现在的人生没有价值,而“伊斯兰国”能给你价值。

西方社会认为,作为移民融入的典范,如果说华人都遭受到了种族歧视,那么其他少数族裔的生活岂不是更加不公平?

“政治正确”的假象很美却很虚伪,冷酷的现实是华人的生存空间正在被“政治正确”所挤压。

不难发现,今年不少对华人进行袭击的人都带有少数族裔的背景。

然而,在欧洲和美国,来自北非的阿拉伯人、黑人移民的犯罪问题都比较敏感,他们认为移民增加引起犯罪率上升属于“政治不正确”,因而媒体对华人遇袭“三缄其口”。

此外,说到“政治正确”就不得不提到平权运动。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为了保护少数族裔机会均等和族裔平衡,美国制订了一系列向少数族裔倾斜的相关法案,比如少数族裔身份成为了高校录取中一个隐形“加分”项目,华人也是受益者之一。

然而,在2014年,加州提议强行降低亚裔入学比例,为非洲裔和拉丁裔移民“腾地儿”,在华人社区引起强烈反弹,最终被退回。

有多大能力就获得多大成就——这是很多华人移民的共同期许,但是一些国家对移民群体的不公平对待,却让他们不断受到伤害。

在西方社会看来,华人有着双重身份:谈论到社会资源分配问题时,华人是游离于社会边缘的移民群体;而谈论到社会融入的问题时,他们又成为了少数族裔成功融入的典范。

美国华人反歧视游行

5

保护海外华人已刻不容缓!

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社会学博士生陈振铎曾建议: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展开,中国公民以及华人华侨与各国交往将会越来越多,各种冲突必然会增加,改进现有保护制度刻不容缓。

目前已经有“领保应急机制”,中国公民每到一地,都会收到外交部和移动通信商共同发布的安全提醒短信,商务处也有保护企业的相关制度。

但是,光靠使领馆有限人员和提醒,无法保护每一个在外公侨民和企业。使领馆受职责所限,不能受理全部的公侨民受伤害的事件,也经常引发公侨民对使领馆不作为的质疑,加深双方误解。

中国除了向西方大国学习、对在外公侨民和企业采取更多人道救援措施外,可赶在西方大国前头,由国家牵头,综合外交、侨办、地方政府、警察等多部门,与高校和智库各学科国际研究专家、涉外企事业、法律界、侨界各方力量共同参与《中国海外权益法》,保护涉外经济、投资利益和公侨民权利。

随着智能手机设备的普及,这方面机制所需要的技术已经具备。

中国电信已经在英国、法国和美国设立分公司,并有专门的24小时服务热线,各移动运营商也都有紧急服务电话,完全可借助114运营经验设立公侨民服务协调热线。

支付宝都把移动支付覆盖到全球各主要中国游客集中的区域,包括北极圈内的旅游点也出现了支付宝的身影,可以借鉴支付宝和地方政府以及地方警务部门共同设立市民政务服务平台的经验,在支付宝内设立相关公侨民保护系统。

语言人才方面,北京外国语大学今年还增添了库尔德语、毛利语等11个非通用语种的招生计划,中国人才基本能覆盖至全球主要语言的交流。

我们也可以学习以色列的经验。

对各国任何歧犹、仇犹、反犹的媒体和言论,不管大小和影响力,只要有违反事实针对犹太人,以色列做到有一究一,动员各方力量,利用所在国的法律及时搜集证据、进行起诉和追责,绝不手软,使得违反事实的媒体不敢作恶。

二战后,尤其是以色列国成立后推动各国针对歧犹、仇犹、反犹言论和行为的立法,已经有效地保护了侨居在世界各国的犹太裔民众。

6

“华人圈”与“洋人圈”

这两天,旅居新西兰自由撰稿人魔王的一篇文章也很火:移民后,为什么一定要融入洋人圈?

他认为:也许“不互相融入”恰好是西方文化的精髓呢?也许“不融入”才是一种“最融入”的方式呢?

他说,洋人圈也不是那么完美,比如大麻、毒品横行。

随着通信越来越便捷,中国的经济辐射圈也越来越大,海外华人逐渐有了新的选项,那就是继续呆在华人圈,并同祖国文化圈保持联系。

这个状态下,即使出国移民了的华人,也可以继续与中国有密切的联系;中国经济崛起,海外华人圈的收入也随之提高,最终华人圈与洋人圈的收入差距缩小,华人们也就没必要在两个圈子之间纠结了。

作为一个在海外生活了十几年的华人,我对这位作者的描述还是深有体会的。就拿巴黎来说,目前大约有13区、美丽城、北郊华人贸易中心等几个“华人圈”,按惯例称为“中国城”或者“唐人街”。

在华人圈里,不用说一句法语也一样正常生活。同时,这些华人圈还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和文化交融。

但是,华人在海外,毕竟生活在别人的国家。谁也不可能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独善其身。

在全球向右偏,中国迅速崛起的大环境下,海外华人在促进当地经济文化发展的同时,还是要想办法维权。好在,海外华人的靠山——自己的祖(籍)国越来越强大。

来源:瞭望智库

通过星汉灿烂

金砖银行是“皇冠之珠”,非洲是金砖合作的中心——专访标准银行集团亚洲区主管

在2010年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后,金砖合作开始走进非洲这块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今年7月,金砖国家在G20汉堡峰会上积极呼吁加强对非洲国家和平与发展的关注和投入。8月,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非洲区域中心在约翰内斯堡正式启动。如今,非洲在金砖合作中的分量越来越重。

金砖银行首个区域中心为何落户南非?中国投资给非洲带来什么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非洲之路如何走?非洲2017年的经济前景怎样?非洲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有何异同?针对这些问题,标准银行(下称标行)集团亚洲区主管、标银投资咨询(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高非(François Gamet)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中给出了回答。

标行是非洲资产和收益规模最大的银行,业务范围遍及非洲20个国家及部分新兴市场,拥有遍布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超过1250家分支机构的网络。2007年,中国工商银行以55亿美元收购标行集团20%股权,成为当时非洲最大的股权交易。“联姻”后的标行投入了更大精力开拓中国业务。

非洲是金砖合作的中心

《21世纪》:

如何评价金砖银行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的成立?

高非:在我看来,金砖银行是金砖的“皇冠之珠”。自四个金砖国家2012年在新德里峰会首次提出成立金砖银行的设想以来,尽管进展缓慢,但它一直被金砖国家寄予巨大的期望。金砖银行为金砖机制创造了一个制度性的基础,这正是团结各个成员国所急需的。在金砖银行的基础上,金砖国家将可以为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的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调动资源,这意味着有朝一日金砖将成为国际舞台上一个真正的玩家。

应急储备安排就相对不太给力,目标是:当成员国出现国际收支困难时,其它成员国用通过货币互换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以减轻国际流动性压力。然而,双边货币互换协议非常常见,且非常少被用到。

《21世纪》:

你觉得金砖国家需要建立自己的评级机构,如一些国家所建议的那样吗?

高非:关于金砖国家建立自己的评级机构的讨论已经很多了。我们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掩盖了真正问题的话题,没有真正面对金砖国家经济发展的系统性问题。实际上,金砖国家应该聚焦于它们自身以及各自地区的发展任务。认清事情的本质有助于达成明确的共同目标,从而团结一致携手同行,增强金砖在一个更加多极的国际金融结构中的政治和经济地位。

《21世纪》:

请介绍一下标行在金砖国家的业务。

高非:我们作为非洲第一大银行一直聚焦非洲大陆的增长和发展。中国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伙伴,印度是非洲第三大经济伙伴,南非本身地处非洲,巴西、俄罗斯与非洲也相当可观的贸易和投资往来。非洲是金砖合作的中心,金砖银行的首个区域中心8月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成立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这个办公室将承担为金砖银行在各个地区寻找可行的投资项目并准备提案的任务。这些新兴的合作伙伴关系已经深刻地改变了非洲发展。同时,过去三十年中,新兴经济体孕育了一批雄心勃勃的、有国际视野的企业,它们的表现比发达经济体的企业更加亮眼。这些企业正在改变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它们中的大部分或者刚刚进入非洲,或者正在非洲寻找商机。这就是标行作为非洲第一大银行的价值所在,我们的目标就是支持它们的业务,提供我们对于非洲各市场的知识和专长。

《21世纪》:

如何看待金砖各经济体2017年的前景?

高非:金砖国家过去三年的年均增长为2%,而在2013年前的十年中,年均增长为6%。除了中国将继续稳定增长、印度将继续快速增长,剩下的几个金砖国家都在经历动荡的经济阶段,各有各的问题。预计南非和巴西未来五年的年均增长将在2%以下,俄罗斯可能要略微高一点。好的一面是,金砖国家经济可能已经在2015年触底,预计将会在未来几年有所改善。

中非经济联系日益紧密

《21世纪》:

怎么看中国与非洲越来越紧密的经济联系?中国在非洲的投入给非洲带来什么影响?

高非:与十年前相比,非洲已经焕然一新,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非日益紧密的合作关系以及中国企业发挥的作用。自2000年起,中非贸易以近20%的增速不断增长,而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是这个速度的两倍。今天,毫无疑问,中国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伙伴。展望未来,我们希望给中国企业带去更多的非洲机会。近年来,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向非洲提供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其中的很大部分支持了非洲的港口、道路、铁路等项目,为非洲未来的经济增长打下基础。未来还会更多:非洲的人口正在膨胀,也越来越富裕,非洲正在经历快速的城镇化。

《21世纪》:

在过去20年,中国对非投资有什么变化?

高非:在过去很长时间,对非投资的主体是大型国有企业,但近几年,来自小一些的私营企业的投资越来越多。实际上,据我们估计,在非洲的私营企业的数量要比国有企业多五倍,但国有企业的投资规模要更大。今天,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涉及很多行业,但制造业、服务业、工程和房地产最多。据我们估计,在制造业,非洲工业生产的12%——每年的产值约为5000亿美元——已经掌握在中国企业的手中。我们估计,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收入将从当前的1800亿美元增加到2022年的3000亿美元;贸易将从1500亿美元增加到4000亿美元;FDI存量将从400亿美元增加到1000亿美元。我们期待中国投资继续在制造业、采掘业和基建领域发挥主导作用,同时,也能够向新的领域快速扩展,如农业、住宅、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电信、交通和物流。

《21世纪》:

如何评价工行对标行20%股权的收购?双方从这个交易中各自获得了什么好处?

高非:在标行和工行,我们愿意认为,双方的合作关系是更广阔的非中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工行比很多国际银行更早认识到非洲作为一个重要的增长市场的意义。2009年,工行买下了标行20%的股份,成为了我们的单一最大股东。从那时起,我们的关系就不断加深、扩展,我们现在有信心可以为在中非间做贸易和投资的企业提供无与伦比的金融服务,并不断增加为个人用户的服务。我们一起提出了很多倡议,这些倡议都是要支持非洲的基础设施和工业化发展、提升中非贸易和投资水平。工行和标行的战略合作让我们可以为非洲国家提供超过70亿美元的贷款,并完成了超过140亿美元的交易,这些交易将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股票及债权资本引入非洲。

再让我举几个最近的合作案例:标行、工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共同为赞比亚卡邦波水电项目融资,同时,中国水电担任该项目的土木工程承包商;标行和工行为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1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安排担任联席牵头行、承销商和账簿管理人;标行和工行共同对南非萨曼科铬业公司的债务再融资,通过两个企业机构提供了30亿兰特。这是标行与工行迄今共同提供的最大一笔融资安排。

此外,在零售业务,我们正在共同努力为中非间的个人汇款提供新的解决方案。这将实现在线的个人对个人、企业对企业的直接国际支付,并由专门的专业团队管理,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便利,并减少他们的成本。

非洲很适宜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21世纪》:

当前,人民币在非洲的使用情况如何?在非洲,用人民币融资和结算的好处是什么?面临哪些挑战?

高非:现在,我们估计中非贸易中有不到10%直接使用人民币。目前来看最大的挑战是两边都缺乏足够的认识。

我们知道,中国希望增加人民币在海外的使用范围。尽管进展很慢,但标行期待每年都能有更多的贸易和投资能够直接在人民币和其他货币之间进行。我认为,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使用人民币交易方面,非洲会比在其他地方更加成功。

为什么?首先,中国的对非洲的影响已经显著提升。其次中国和非洲的关系紧密程度领先其他地区,这不仅得益于密切的高层政治关系,还受益于双边和多边机制的大力支持,包括工行、开行、口行以及最近成立的金砖银行。而且,有一批中国企业和中国人已经来到了非洲,他们有长期的目标,希望扩大在非洲的规模。他们将需要建立人民币账户,使用人民币产品等等。中国与非洲有很多贸易活动,意味着对人民币有快速增长的需求。

人民币国际化长期的优势是,能够降低交易成本,促进工作资本,改善风险管理措施,能够进一步支持贸易和投资流动。类似地,通过降低融资成本(在香港和内地融资)和资本保护措施(避险工具),能够给投资提供支持,这将有利于推进更多的非洲大项目。

《21世纪》:

撒哈拉以南非洲在金融发展方面有什么趋势?

高非:去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增长自2000年以来首次低于发达经济体。但非洲的经济在2016年已经触底,今年的平均增速将超过发达经济体,未来几年将加速增长。作为一个整体,非洲预计至2020年前一直是全球增速第二快的经济体。

整个地区有强劲的长期经济基本面,但也非常分化。非洲有超过50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挑战和机遇。有些未来五年全球增速最快的经济体就在非洲,包括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坦桑尼亚,以及西非的科特迪瓦、塞拉利昂和塞内加尔,预计每个经济体在2022年前年均增速在6%-8%。然而,大部分地区的潜在动力却相对虚弱,因为地区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南非和尼日利亚的增速将较低。考虑到这两大经济体占到撒哈拉以南非洲总体GDP的一半,这个地区的整体增长将继续低于过去的趋势。

《21世纪》:

约翰内斯堡将继续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领先的金融中心,还是将面临其他城市的挑战?

高非:与大部分新兴市场相比,南非有更加发达的金融市场。根据全球竞争力报告,南非的金融市场排第11位,而中国(56位)、巴西(93位)远远落后。南非领先的关键因素是当地股票市场的融资表现(在全球140个经济体中排第1)、证券交易所的监管(第2位)金融服务的可及性(第6位)以及银行的稳健性(第8位)。

聚焦非洲,肯尼亚排第50位、尼日利亚排第89位、埃及排第111位。因此,南非目前来看还是非洲最复杂的、最深入的、最相关的金融中心。

预计南非兰特将保持坚挺

《21世纪》:

南非经济在今年3月陷入衰退,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作为对非投资的理想门户,南非经济有多大的弹性?

高非:确实,非洲已经在过去8年中第二次进入技术性衰退(第一次发生在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这样一个地区主导市场将拖累邻国的经济表现。好在南非储备银行(中央银行)7月底将再回购利率(repo rate)调低了25个基点。展望未来,只要央行能够将当前太高的再回购利率调整到应有水平,兰特预期将会保持坚挺,这可能有两个原因:国内需求疲弱造成进口减少,进而造成经常账户赤字收窄;为了支付外国人过高的工资,所以外资大量流入南非。这说明再回购利率还有至少再下调25个基本点的空间,但甚至还可以再下调50个基点,只要利差不会导致南非兰特贬值进而改变通胀预期。我们相信,兰特不会走弱,至少可以维持到12月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的大选。

《21世纪》:

国际原油和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在过去两年造成很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外汇短缺。现在的情况如何?

高非:在价格走低的环境下,某些大宗商品生产国不愿意让本国货币贬值,这影响了它们的经济前景。但  货币的贬值预期会鼓励市场参与者持有该货币的空头仓位,从而带来更大的贬值压力。

而埃及做出了另一种政策选择:在长期斗争之后,他们在2016年3月将官方货币埃及镑与美元脱钩。该决定是在埃及政府起草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助的经济方案之后采取的,他们还成功地获得了其他外部融资。

而安哥拉和尼日利亚则依然维持这些货币与美元的挂钩,同时限制外汇配给。考虑到这些政策制定者明显需要通过吸引资金来扩充国内储蓄,从而为投资提供资金,这些措施明显不利于经济增长。就安哥拉和尼日利亚而言,结果就是,在油价没有飙升的情况下,近期将很难重现过去的经济增速。

(来自新浪新闻)

通过星汉灿烂

几内亚比绍总统承诺将“Mon na lama”倡议推广到39个县

来源:驻几内亚比绍使馆经商处
据几内亚比绍《前进报》报道,几比总统瓦斯在其家乡卡莱基塞召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16位酋长,专门参观借鉴卡莱基塞水稻种植示范。卡莱基塞示范种植区由中国援几比农技专家提供指导、示范。

瓦斯总统对观摩者表示,卡莱基塞试验田将成为几比推广水稻种植的摇篮,希望全国各地都以此为榜样,积极发展水稻粮食生产。瓦表示,几比要实现经济自主发展,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创造财富和就业,二是根除贫穷和饥饿。他提出的“Mon na lama”(将手插入泥土中)倡议,即发展本国农业、卫生、教育、道路等基础领域,逐步实现国家农业机械化,建设农业培训学校,培养良种选育以及园艺方面的技术人员等,目的是号召全国人民用行动对抗贫穷、饥饿、失业。他认为,长期以来,几比每年要花费4500—5000万美元进口大米,而推动水稻种植,提高本国粮食产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用严重依赖大米进口。希望通过人民的共同努力,最终实现粮食自给自足和国家经济自主发展,这也是他在竞选总统时对国家和人民做出的承诺。

卡莱基塞约有200公顷水稻种植区,在中国援几比农技专家示范和指导下,今年约50公顷淡水稻区和30公顷咸水稻区种植了由中国专家选育的“美味12”良种。

 

通过星汉灿烂

普华永道:达累斯萨拉姆是非洲最具活力,面向未来的城市

9月6日《卫报》报道,近日,普华永道发布报告,在非洲最具活力和面向未来的十个城市中,达累斯萨拉姆居于首位。报告认为,达市是进入非洲大陆的机会之城,机遇指数位居榜首。除达市外,其他进入前十的城市还有卢萨卡、内罗毕、拉各斯、阿克拉、阿比让、基加利、亚的斯亚贝巴、坎帕拉和开罗。

受营商环境、政府管理和吸引外资不利等因素影响,达市并未进入综合指数排名榜前10名,仅位列第15名。

来源:驻坦桑尼亚经商代表处

通过星汉灿烂

中资企业联合尼日利亚通信部启动“未来种子”项目

“华为公司多年来在尼日利亚致力于建设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及传递ICT技能和知识工作,对当地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联邦政府对此表示感谢,并希望与华为公司继续合作,共同促进尼日利亚完成数字经济转型。”尼日利亚通信部长阿德巴约·希图在“未来种子”培训项目启动仪式上说。

9月7日,华为尼日利亚公司联合尼日利亚通信部在首都阿布贾举行了“未来种子”培训项目的启动仪式。

“未来种子”培训项目启动仪式现场。

据了解,2015年华为公司与尼联邦政府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承诺将向尼提供2000人的培训项目,并从中选拔优秀学生代表到中国接受进一步培训和学习。近期,经过层层笔试和面试,华为从1345名已参加培训的学生中,挑选了10名学生代表作为“未来种子”。他们将于9月9日出发前往中国,参加为期两周的培训。

在启动仪式上,希图对此次前去中国参加培训的学生表达了祝贺,期望他们充分利用此次机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在中国好好表现,为中尼友好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华为尼日利亚公司副总经理潘海洋表示:“ICT行业人才培养,对行业发展有着重大影响。华为公司作为全球领先的ICT解决方案供应商,相信只有将企业的核心能力及发展与企业社会责任联系起来,才能赢得可持续发展。”

华为尼日利亚公司副总经理潘海洋(中间)向尼日利亚通信部长阿德巴约·希图赠送华为公司发展历程书籍。

学生代表阿杜沃说:“通过这次培训,我希望我的ICT专业技能获得进一步的提升,增强自身的就业竞争力,我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据潘海洋介绍,在中国参加培训期间,华为不仅为学员安排了多项认识和了解中国的文化活动,还将带他们赴深圳华为公司总部参观体验云计算等ICT领域的最新产品和解决方案,并与业界顶尖专家面对面交流。

新华社记者 陈淑品

通过星汉灿烂

非洲一周精彩图文Africa’s week in pictures: 1 – 7 September 2017

A selection of the best photos from across Africa and of Africans elsewhere in the world this week.

A woman sings during the concert of Malian musician Sidiki Diabate at Modibo Keita Stadium in Bamako on September 3, 2017. Diabate is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Afro Trap singers in Mali and Africa. He also plays the kora and contributed to the album Lamomali with Matthieu Chedid and his father renowned kora player Toumani Diabate.Image copyrightAFP

Fans of Malian rapper Sidiki Diabate sing along as he performs at Bamako’s Modivo Keita stadium on Sunday. Diabate, the son of renowned kora player Toumani Dibate, is an accomplished kora player in his own right as well as being one of Africa’s biggest afro trap stars – a style that blends afrobeats with trap music from the American South.

Image copyrightAFP

The new Mrs Gabon laughs as the master of ceremonies places her crown back on her head after it had fallen on the floor at Saturday’s Mrs Universe beauty pageant. Gwen Madiba was runner-up in the competition held this year in Durban, which is open to women aged between 25 and 45 who have a family, a career and are involved in charitable causes.

A palace guard stands in front of the Emir"s palace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Durbar festival, on the second day of Eid al-Adha celebration, in Nigeria"s northern city of Kano September 2, 2017.Image copyrightREUTERS

On the same day, a guard stands in front of the Emir of Kano’s palace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Durbar festival, part of Eid celebrations in northern Nigeria.

Pope Tawardros II delivers morning Mass at St Mary ^ St Mina Cathedral on September 1, 2017 in Sydney, Australia. Pope Tawardros II is visiting Sydney, Canberra and Melbourne during his 10 day pastoral visit. Australia is home to the third largest Coptic community outside Egypt. Copts began arriving in Australia in 1969 and there are now over 100,000 who call Australia home. Sydney has some 70,000, and its Diocese now comprises 41 churches, 70 priests, three schools, two monasteries and two Theological Colleges.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On Friday, the head of the Coptic Church, Pope Tawardros II, delivers morning Mass to the faithful at St Mina Cathedral in Sydney, Australia. The country is home to the third-largest Coptic community outside Egypt.

People manually remove water hyacinth weed from Lake Tana in Bahir Dar, Amhara region in northern Ethiopia, September 1, 2017. Picture taken September 1, 2017.Image copyrightREUTERS

Also on Friday, a group of men remove hyacinth weeds by hand from Lake Tana in northern Ethiopia. The invasive plant has threatened the livelihoods of many fishermen in East Africa.

A supporter of The National Super Alliance (NASA) opposition coalition and its presidential candidate Raila Odinga sits on top of a street sign post that has been relabeled "Judge Maraga Street", referring to Chief Justice David Maraga, and "Orengo Street", referring to NASA"s lawyer James Orengo, in front of the Supreme Court in central Nairobi, Kenya, 01 September 2017. Kenya"s Supreme Court on 01 September overturned the re-election of President Uhuru Kenyatta and ordered a re-run of the election within 60 days, citing irregularities. Ecstatic opposition supporters marched through the city to celebrate "historic" court decision.Image copyrightEPA

One the same day, a Kenyan man sits on a street sign outside the Supreme Court in Nairobi where Chief Justice David Maraga ruled in favour of the opposition’s petition to annul the results of August’s presidential elections over voting irregularities. The road names on the sign have been altered by people celebrating the ruling in a tribute to the judge and to lawyer James Orengo, who brought the case.

Egyptian fans cheer for their national team during the FIFA World Cup 2018 qualification football match between Egypt and Uganda at the Borg al-Arab Stadium near Alexandria on September 5, 2017.Image copyrightAFP

Egyptian football fans cheer on the national team as they beat Uganda 1-0 in Tuesday’s World Cup 2018 qualifier. Midfielder Sam Morsy says the Pharaohs moved “one step closer” to a first World Cup appearance since 1990 with the win.

King Willem-Alexander of the Netherlands (L) receives the letter of credence from the ambassador of Chad, Ammo Aziza Baroud, at Palace Noordeinde in The Hague, the Netherlands, on September 6, 2017.Image copyrightAFP

Ammo Aziza Baroud, Chad’s newly appointed ambassador to the Netherlands, hands a letter of credence – the document which formally confirms an ambassador’s appointment – to King Willem-Alexander at Palace Noordeinde in The Hague on Wednesday.

A security forces member stands in guard during the release of Anglophone activists at the prison of Yaounde,Cameroon, September 1, 2017.Image copyrightREUTERS

A member of Cameroon’s security forces stands guard during the release of Anglophone activists from prison in Cameroon’s capital, Yaoundé, on Friday. President Paul Biya issued a decree releasing a number of activists but it is not known how many others remain behind bars, nor how many are being held without charge.

A man cleans the tomb of Mobutu Sese Seko, the late dictator of the self-styled "King of Zaire", which was later renamed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after his overthrow, in the European cemetery in Rabat on September 3, 2017, four days before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his death. Mobutu died on September 7, 1997 at the Mohamed V military hospital in Rabat after a long battle with prostate cancer. Twenty years on from his death in exile in Morocco, the simple initials MSS on a family grave mark the resting place of Mobutu Sese Seko, the self-styled "King of Zaire".Image copyrightAFP

On Sunday, a man cleans the monogrammed initials on the tomb of Mobutu Sese Seko in Morocco’s capital, Rabat. The authoritarian leader and self-styled “King of Zaire”, now known as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died of cancer in a Rabat hospital 20 years ago. A memorial service was held in the city on Thursday.

Images courtesy of AFP, EPA, Getty Images and 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