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警告尼日利亚央行:世界银行和IMF提出的“浮动汇率”建议可能导致奈拉全面崩溃

据民族报报道,金融和经济专家认为,尼日利亚当前的结构性挑战造成了贸易不平衡,使奈拉浮动汇率变得不可行。

奈拉兑美元汇率上月继续走低,上周末在各个市场走低。在平行市场,奈拉贬值0.3%,收于1美元兑590.00奈拉。此外,在官方管理的投资者与出口商(I&E)窗口,奈拉上周末下跌0.7%,收于1美元兑419.00奈拉。

一些专家昨天表示,尼日利亚中央银行(CBN)拒绝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关于奈拉自由浮动汇率的建议,维持“有管理的汇率”的决定始终是最好的。

专家警告称,让奈拉汇率自有浮动可能会导致货币的全面崩溃。

奈拉汇率的自由浮动意味着政府或货币当局不干预汇率的确定,以确立其水平或维持某一特定汇率。相反,任何时候的汇率都是由外汇供求市场力量的相互作用决定的。货币当局信任市场来管理每天甚至每分钟都在变化的汇率。

西非经共体委员会工业和私营部门发展首席顾问Ken Ife教授警告不要听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

他说:“不安全状况和基础设施的不足加剧了结构性因素的影响,如果奈拉汇率自有浮动,无异于自杀。在目前的情况下,奈拉将会失去控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不是尼日利亚联邦政府的货币和财政顾问。他们的任务是重申显而易见的国际最佳做法。”

“现实情况是,各国面临不同的挑战。外汇供给与出口外汇需求之间的错配分化,难以达到均衡。由于我们的原油收入约占外汇收入的80%,很容易受到外生冲击,外国直接投资(FDI)疲软,外国证券投资存在问题,海外汇款和借款增加是不可避免的,至少是为了偿还以美元计价的外国贷款。”

尼日利亚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Mike Obadan教授也反对让奈拉汇率自由浮动。

他表示:“从现实情况来看,纯粹的浮动汇率制度显然是一种理论,因为它几乎不存在于世界任何地方。即使政府干预不是公开的,也可能是秘密进行的。工业化国家,包括那些货币可兑换的国家,实行浮动汇率,政府干预程度不同。”

他表示,尼日利亚央行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可能在不同程度上与其他国家同步”。

尼日利亚资本市场学者协会主席、纳萨拉瓦州立大学(Nasarawa State University)的Uche Uwaleke教授也反对IMF的建议。

Uwaleke表示,浮动汇率制度肯定会导致资本外逃,货币大幅贬值,最终导致尼日利亚的货币危机。

Uwaleke表示,借鉴埃及的经验,2016年11月,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总统的政府屈服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压力,让埃及镑浮动,作为获得120亿美元三年期贷款的先决条件。

他指出,意料中的是,在收到第一批贷款后,埃及的外汇储备从一个月前的191亿美元跃升至2016年11月底的231亿美元。尽管官方利率与平行市场利率之间的差距大幅收窄,但价格非常高:原来的固定汇率是1美元兑8.8埃及镑,而浮动后几天,埃及镑的汇率就跌到了1美元兑17.8埃及镑,而在平行市场上则是1美元兑17.98埃及镑。

Uwalek回忆道,彭博社的一份报告称埃及镑是“2016年非洲表现最差的货币,主要是因为‘该国采取了引人注目的举措,允许埃及镑自由交易,以稳定正在挣扎于美元短缺的经济’”。

Uwalek遗憾地说,“到目前为止,这个国家(埃及)仍在受这一行动的溢出效应的影响。”

Uwaleke表示,埃及经济相对多元化,并向IMF寻求金融支持,其货币可能遭受如此严重的损失,“尼日利亚经济结构的缺陷,以及该国不寻求IMF任何贷款的事实,应该会让央行害怕浮动汇率。”

他还警告称,“目前任何让奈拉汇率浮动的尝试,都将给仍在从几个月的产出负增长的破坏性影响中恢复的经济带来厄运”。

自2018年以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建议尼日利亚中央银行和政府让奈拉浮动。

就在上周于华盛顿特区举行的2022年春季会议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领导人重申“奈拉浮动汇率”建议,但尼日利亚财政部长Zainab Ahmed女士和中央银行行长Godwin Emefiele再次拒绝了上述建议。

尼日利亚央行(CBN)行长Godwin Emefiele还为尼日利亚有管理浮动汇率制度进行了辩护,强调这一制度是为了应对该国面临的特殊挑战。

参考阅读:为尼日利亚央行点赞,CBN拒绝IMF和世界银行改革建议,奈拉兑美元升值

尼日利亚央行行长为汇率政策辩护,称面临特殊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