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禁止棕榈油出口,尼日利亚棕榈油迎来发展机会

据高级时报报道,印度尼西亚出人意料地禁止棕榈油出口,在国际买家争相寻找替代品之际,为尼日利亚提供了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以填补缺口。

但尼日利亚已经无法在这个曾经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上抓住机会。

棕榈油是全球生产、消费和交易最多的食用油,其次是大豆油、菜籽油和葵花籽油。全球最大的食用油出口国印度尼西亚上周五宣布,为应对国内食用油成本上升,将从4月28日起全面禁止出口。

印度尼西亚这一出人意料的声明可能会加剧全球食品通胀。

俄罗斯与乌克兰爆发战争已经加剧了全球食品通胀。俄罗斯入和乌克兰生产了世界上大部分的葵花籽油。

周二,印度尼西亚做出了一些让步,宣布将粗棕榈油排除在禁令之外,而被称为RBD棕榈油的精制棕榈油将继续出口。

参考阅读:红色黄金:西非棕榈油帝国的盛衰史

根据彭博社(Bloomberg)的数据,吉隆坡7月交割的棕榈油期货价格上涨7%,至每吨6799林吉特(合1564美元),为3月11日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临近的5月价格上涨逾9%,创下合约价格新高。

即使棕榈油价格的部分回落,这一决定势必会推高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全球价格,因为棕榈油在从食品到个人护理产品的数千种产品中都有使用。饼干、面条、糕点等包装食品的价格也将上涨。

Okomu油棕公司农业协调员比利·甘萨(Billy Ghansah)说:“这将严重影响非洲,因为我们从那里进口了大量棕榈油。”他表示,出口禁令太突然,将严重影响非洲。

这一禁令以及它在国际市场上引发的动荡,暴露出尼日利亚对棕榈油进口的严重依赖,以及尼日利亚在曾经主导的国际市场上明显没有能力向国际买家提供替代供应。

上世纪60年代初,尼日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3%。如今,尼日利亚的棕榈油产量仅为140万吨,与印尼2021年4450万吨的产量相比,微不足道。

相反,尼日利亚现在是棕榈油的净进口国。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的数据,尼日利亚在2021年消费了200万吨,缺口为0.6吨。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至2021年,尼日利亚进口了超过410万吨的棕榈油。

棕榈油产量的下降,是数十年来对该行业的忽视、对原油的偏好造成的。

从1975年到2009年,尼日利亚通过6个项目成为世界银行棕榈油投资资金的第二大接受国。然而,只有一个项目幸存了下来。

历届政府重振该行业的努力均未获成功。

布哈里政府在2015年上任后,颁布了一项禁令,禁止向棕榈油及其他产品的进口商分配外汇,以鼓励当地生产。政府还对进口粗棕榈油征收35%的关税。

2019年,政府启动了一项5亿美元的计划,通过低息贷款增加对油棕生产商的融资,目标是到2027年将国内产量提高700%。

结果相对较好,但仍旧很弱。

棕榈油产量从2015年的95.5万吨增加到2016年的99万吨,2017年增加到100万吨。2018年和2019年,尼日利亚的棕榈油产量平均为110万吨,然后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攀升至120万吨和140万吨。

根据尼日利亚中央银行的数据,如果尼日利亚保持其在棕榈油行业的市场主导地位,到今天为止,该国每年将从棕榈油的种植和加工中获得大约200亿美元的收入。这大约相当于2022年联邦预算的一半。

1966年,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超过尼日利亚,成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自那以来,这两个国家加起来每年生产的棕榈油约占全球总产量的80%,仅印度尼西亚就占了一半以上。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而科特迪瓦目前是非洲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尼日利亚是非洲第28大棕榈油出口国。

Okomu油棕公司农业协调员比利·甘萨(Billy Ghansah)表示,他相信禁令还有更多内容,禁令可能不会立即生效,因为一些国家将安抚印尼以扭转该政策。

甘萨表示,尼日利亚未能推进油棕种植议程,而且短期内没有替代进口的办法。扩大油棕产量是尼日利亚应该立即采取的一种选择。

Presco公司总经理菲利克斯·恩瓦布科(Felix Nwabuko)表示,这项禁令将影响到许多非洲国家,这些国家的棕榈种植面积不及尼日利亚。

恩瓦布科也认为尼日利亚的油棕缺口不可能立即补上,并且印尼的禁令将加剧这一差距。但是这项禁令应该加强尼日利亚政府改善和扩大该国生产更多粗棕榈油能力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