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月5日恢复国际航班之际,联邦政府拒绝法国航空公司(Air France)、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德国汉莎航空公司(Lufthansa)、阿提哈德航空公司(Etihad Airways)、安哥拉TAG航空公司(Angolan TAG)、纳米比亚航空公司(Air Namibia)和摩洛哥皇家航空公司(Royal Air Maroc)进入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曾在8月誓言要实施互惠条款,即对于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禁止来自尼日利亚航班的国家,尼日利亚也将禁止来自这些国家的航班。

周四,Sirika先生在COVID-19总统特别工作组(PTF)简报会上表示,只有经过批准的航空公司才允许进入该国领空。

2月末,尼日利亚记录的第一例COVID-19病例,是一名抵达该国的意大利人。

自那时以来,已有54 000多例感染,导致1 000多人死亡。

今年3月,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下令暂停国际航班,以遏制新冠肺炎输入病例的涌入。

虽然当地航班也被暂停,但大约在五周前,随着尼日利亚抗击疫情进入放松阶段,国内航班恢复正常。

Sirika还表示,一些航空公司已经获准在COVID-19协议范围内运营。

包括:中东航空公司、英国航空公司、达美航空公司、卡塔尔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埃及航空公司、和平航空公司、维珍大西洋航空公司、阿斯基航空公司、非洲世界航空公司、科特迪瓦航空公司、肯尼亚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公司和土耳其航空公司。(Middle-East, British Airways, Delta Airlines, Qatar Airways, Ethiopian Airlines, Egyptair, Air Peace, Virgin Atlantic, Asky, Africa World Airways (AWA), Air Cote-d’Ivoire, Kenya Airways, Emirate, Turkish airlines.)

Sirika进一步解释了批准和拒绝航空公司经营所使用的标准。

“我们使用了‘外国运营商许可证’,这是根据我们的法律、COVID-19 PTF的指导方针以及其他指导方针的要求,包括其他国家的限制,这将影响我们在国内的运营。法国航空和汉莎航空没有获得批准。由于瑞士签证持有者不被允许入境,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也是如此。”

Sirika还暗示,未进行有效的COVID-19检测或拒绝进行重复检测的乘客可能被列入旅行观察名单6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