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万亿奈拉债务,冠状病毒,尼日利亚面临比2016-2017年更严重的危机

尼日利亚沉重的债务负担似乎难以减轻,这不仅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国出于各种原因而借款的倾向有所上升,还因为政府已经从承诺投资转向了能够带来巨大经济转型和公共利益的投资。

借贷本身并不是坏事,只要计划用于投资,既能产生价值,又能保证注入其中的资金的可持续性。

但在尼日利亚做生意的成本与治理成本同时很高,这两个因素对这个非洲最大经济体极为不利。

尼日利亚腐败盛行,一些政治官员的薪水高于世界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同行。

周四,债务管理办公室(DMO)周四公布的债务状况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该国的总债务存量定为28.628万亿奈拉,其中包括18.641万亿奈拉(516.37亿美元)的国内债务和9.987万亿奈拉(276.65亿美元)的外债。

其中:截至3月底,尼日利亚从中国的借款总额为31.21亿美元,按361奈拉/1美元计算,为1.127万亿奈拉。尼日利亚对中国的债务仅占该国公共债务总额的3.94%,尼日利亚公共债务总额为793.03亿美元(按361奈拉/美元计算,为28.628万亿奈拉)。

根据DMO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末尼日利亚从中国的贷款总额为31.21亿美元,是优惠贷款,年利率为2.50%,期限为20年,宽限期为7年。

31.21美元的贷款是项目挂钩贷款,截至2020年3月31日,覆盖了该国的11个项目。其中包括尼日利亚铁路现代化项目(伊杜-卡杜纳段)、阿布贾轻轨项目、尼日利亚四个机场航站楼扩建项目(阿布贾、卡诺、拉各斯和哈科特港)、尼日利亚铁路现代化项目(拉各斯-伊巴丹段)和阿布贾-凯费-马库尔迪公路项目的修复和升级。

中国贷款的影响显而易见,例如,伊杜-卡杜纳(Idu – Kaduna)铁路线已成为阿布贾和卡杜纳之间的一个主要交通来源。阿布贾的新国际机场改善了民众的航空运输,而拉各斯-伊巴丹铁路线完工后,将缓解繁忙的拉各斯-伊巴丹高速公路上的交通。

中国的低利率(2.50%)贷款,比按照商业条款贷款时要低,降低了“政府”的利息成本,而长期期限使政府能够多年偿还贷款的本金。

债务管理办公室在报告中还详细列出了联邦首都地区36个州1月至3月的债务状况。截至3月31日,尼日利亚36个州以及联邦首都地区的债务总额达到4.106万亿奈拉。其中,有10个州的债务总额达到2.073万亿奈拉,占整个债务存量的一半以上。

排在前三的分别是,拉各斯、河流州和阿夸伊博姆州(AKWA IBOM)的债务余额分别为4442.27亿奈拉、2669.36亿奈拉和240.03亿奈拉。

三角洲州237.52亿奈拉、十字河州1659.19亿奈拉、伊莫州1639.95亿奈拉和巴耶尔萨州154.952亿奈拉分别位居第四、第五、第六和第七。

奥贡州为1435.31亿奈拉,奥孙州为1373.09亿奈拉,高原州为137.32亿奈拉,分别位列第八、第九和第十。

尼日利亚的各州大多受联邦政府的支配,依靠联邦政府每月的拨款来获得财政支持。

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些州的有效收入很少,只有少数州有能力不依赖联邦政府拨款。

在这个经济低迷时期,冠状病毒危机正在消耗石油收入,削弱商业活动,减缓经济增长,扰乱供应链,尼日利亚政府可能难以承受比2016-2017年石油危机更严重的财政挑战。

航空等行业4月和6月收入锐减20.9亿美元,石油、天然气和制造业尤其容易受到冲击。

尼日利亚政府的全部债务组合为28.628万亿奈拉,政府已宣布其雄心壮志,要从一些多边贷款机构借更多的钱,并通过发行债券来为其2020年的支出计划提供资金。

人们经常提到尼日利亚政府需要削减开支,建立财政缓冲,扩大收入来源,使经济多样化。

但是,各州需要从这些建议中得到启示,并努力发展其地方经济,这些地方经济可作为其主要收入来源,联邦政府的拨款应作为补充。

随着尼日利亚的经济状况迅速升级,迫切需要将政府收入的大部分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