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赞比亚经济影响分析

    标银集团5月12日就疫情对赞比亚经济影响发布分析报告。报告称,疫情对赞比亚冲击显而易见。为应对疫情,赞央行为商业银行提供100亿克瓦查的中期债务重组信用额度,提高流动性,并修改了不同税务措施,减免税费。但如果疫情持续,赞比亚将不得不面临更大范围的经济滑坡。目前,赞比亚财政部已将2020年经济增长率从3.2%下调到2%。封锁期内,经济增长率预计仅为0.8%-1%,国内生产、运输、电力、矿业、贸易、旅游等板块都将受到打击。根据赞财政部预计,受疫情影响,今年财政缺口可能高达148亿克瓦查,占总体预算的近20%。穆迪也下调了赞比亚的评级,从Ca调整到Caa2。

赞比亚铜矿大多依赖南非德班港出口产品、进口必要的原料(如硫酸)和设备。自南非宣布封锁后,矿物出口受到了较大影响,运营商被迫寻找纳米比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国家的替代出口路径。一些生产所需的原料以及设备的进口也难以抵达。此外,各国封锁边境、国际航班大幅削减,影响了外籍劳工进出。

    据分析,截至4月下旬,2020年全球受疫情影响的铜矿产量预计占全球年产量的10 -20%之间,但主要集中在南美地区的中大型铜矿。全年世界铜产量损失预计在2-3%左右。短期内疫情对铜矿需求端产生冲击,影响铜价。但中长期,铜价仍可能会保持较稳定水平。过去10-12年,铜的整体成本曲线在业内逐年上升,每年成本复合增长率约5%。全球整体铜矿品位和产量的下降,电网升级、电池储能、充电桩等新基建和新能源汽车相关的投资需求,加上重点市场的疫情缓和都会对铜价起到稳定作用。现在铜价已经从3月底开始恢复,从接近4600美元/吨的低点返回到5000美元/吨以上。

    然而,目前赞比亚面临的经济困境并不限于铜。受疫情影响,四月份赞比亚通胀高达15.7%,其中交通费用涨幅40.1%,食品价格涨幅高达17%,极大影响了普通人民的生活。而赞比亚央行却难以通过下调政策利率的方式提振经济。首先,即便通胀预期有所下调,赞比亚当前通胀水平仍然过高,不宜降息。第二,最近一段时间,赞比亚克瓦查对美元贬值幅度巨大,央行又需要留存资金稳定汇率市场,降息只会导致外汇进一步流出。最后,赞比亚正启动外债重组计划,调息可能进一步削弱。因而赞比亚通胀有望下降,但短期内政策利率仍将维持稳定。

高债务、低外储是赞比亚债务市场的重要特点。本次疫情进一步恶化该局面。2016年,赞比亚从投资者借入43亿美元维持财政水平,重返国际市场。而现在,赞比亚外债水平已高达112亿美元,不得不请求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重组。债务激增带来的是不断增加的利息支出。2018年,赞比亚利息支出9.59亿美元,2019年大约为12亿美元,而2020年第一个月就还息超过2亿美元。目前,赞比亚的外汇储备仅为11亿美元左右,已不能覆盖外债水平。其中,比较棘手的是一笔2022年到期的国际债务,其收益一直平稳的维持在20%左右。受疫情恐慌抛售影响,这笔债券目前的收益一度高达60%。政府目前正在商讨推行一个新的偿债资金来确保这笔债务不出现违约。

    除外债风险外,赞比亚还面临本地债券市场流动性紧缺的风险。赞比亚已经多次出现国库券认购金额小于希望募集资金的情况。在最近的一次拍卖中,政府希望筹集9.5亿克瓦查,但最终只募集到了1.86亿左右的资金。在难以借债时,国家的常用做法是提高收益率,吸引投资者。但赞比亚的债券收益已处于极高水平(33.4%),继续调高收益只会恶化财政状况,反倒让投资者敬而远之。此外,收益率提高也敌不过贬值,虽然赞比亚债券收益极高,但如果换算成美元,债权人还要承担5.9%的损失。

    目前,赞比亚央行已开始对外汇实行“熔断”,如果汇率波动超过15个点,就会暂停交易,之后小流量重新开放。不过,赞比亚外汇管制的可能性存在,但比较小。当前赞比亚的汇率情况源自其自身经济问题,外汇管制治标不治本,效能有限。此外,作为南部非洲唯一一个外汇自由的国家,外汇自由对吸引投资和流动性有巨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