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12月18日报道,非洲大陆自贸协定是非洲实现繁荣与统一的计划的基石。然而,边界争端和贸易争端等绊脚石使这个无国界的大陆已经几十年来都维持原状了。

    非洲大陆自贸协定目前已有54个非洲国家签署并得到28个国家的批准,这是万众期待的自贸协定,许多人希望这将使非洲单一市场经济成为可能,从而实现非洲国家之间的跨境贸易。该协议下的贸易将于2020年7月开始实施。如果一切顺利,非洲国家希望通过消费支出、投资和降低进口关税等方式,将非洲内部贸易增加53%。

    非洲大陆(厄立特里亚除外)是否已经准备好开放其边界并削减关税?在当前的政治和安全环境下,例如在肯尼亚和索马里地区和萨赫勒地区有许多不受控制的移民,南非和尼日利亚之间频繁出现劣质商品走私,卢旺达和乌干达之间边境争端长期未得以解决。由此可见,充满活力且可控的贸易环境似乎还需很长时间才能实现。非洲大陆大部分地区的腐败和基础设施薄弱问题则加剧了贸易环境的脆弱性。

    2017年,非洲大陆仅有17%的贸易发生在非洲国家内部,非洲仍然非常依赖从国外进口。按照目前的情况,非洲企业在非洲境内开展业务所面临的关税要比在非洲大陆以外开展业务所面临的关税高出6%。只有塞舌尔和贝宁两个非洲国家不需要签证,而几乎一半的非洲国家需要申请签证,非洲人仅可免签进入约四分之一的非洲国家。另外,在非洲大陆旅行通常比去其他大陆贵。

    肯尼亚经济分析家萨奇(Aly Khan Satchu)表示非洲大陆自贸协定54个签署国对边境安全和市场保护的担忧是合理的,需要某种支持机制或调解方案,在发生争端时进行调解或监督。萨奇认为,重要的是,各国不能只是口头上推崇无边界非洲的想法。例如,卢旺达在推动非洲内部贸易和人民自由流动方面一直处于最前沿。卢旺达的营商便利程度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排名第二,仅次于毛里求斯,其次是肯尼亚和南非。然而,卢旺达本身已关闭了与乌干达的边境。据分析人士表示,主要原因是两国总统之间长期以来的争执。边界的关闭削弱了双边贸易,也为跨境贸易和人员流动制造了障碍。而卢旺达自诩其发展模式为非洲的新加坡,但如果想成为非洲的新加坡,就必须要有自由贸易。

    当前另一个贸易争端发生在尼日利亚和贝宁之间的边界。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人口最多的经济体,推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是目前最后一个批准非洲大陆自贸协定的非洲国家。2019年8月,尼日利亚禁止进口肉类、大米和水泥等40多种物品。南非一家研究机构(Africa at Work)称,尼日利亚的主要担忧是其市场将被来自其他非洲国家的商品冲击,破坏当地的制造业和农业,以至于本国企业无法在竞争中生存下来。迄今为止,尼日利亚仍主要依靠原油出口。这个非洲大国没有自己的炼油厂,原油占其外汇收入的90%。尽管该国丹格特等大型企业最初依靠水泥和糖业取得了成功,但该国的制造业和农业却未能跟上其不断增长的人口需求。因此,尼日利亚消费者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研究机构称,尼日利亚长期以来一直将关税和进口禁令作为其工业化战略的一部分,但是从邻国走私货物则破坏了这一战略。根据世界银行的说法,贝宁进口产品中有80%据说将运往尼日利亚市场。2019年8月边境的关闭不仅对严重依赖与尼日利亚过境贸易的贝宁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对加纳也产生了重大影响,加纳工会一直抱怨其运输卡车被困在尼日利亚边境。专家们一致认为,尼日利亚有理由担心其边界开放。然而,持续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是否会为其市场和人民提供所需的发展,这值得思考。

    萨奇表示,如果真的想要发展经济,就不应该害怕竞争。但不公平竞争或出售不合格商品当然是另外一回事。必须区分其他非洲国家,例如南非、肯尼亚等国家,它们有大量商品出口到中国、亚洲甚至美国和欧洲,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可以从非洲大陆自贸协定中受益的国家。总体而言,应该建立适当的监督机制,使贸易对整个非洲大陆都有利。

    尽管有人担心像尼日利亚这样的主要非洲国家可能不会密切跟进非洲大陆自贸协定的要求,但似乎仍然有许多国家对执行该自贸协议抱有很大热情。加纳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近日敦促非洲各国贸易部长在2020年7月开始贸易之前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加纳已被选为非洲大陆自贸协定秘书处。

    同时,联合国贸发会议秘书长穆基萨·基图伊也表达了他对自贸协定的看法,他认为,自1991年《阿布贾条约》签署以来,非洲已花了将近30年时间,但非洲大陆不能再等下一个30年才将非洲大陆自贸协定及其潜力转化为现实。

来源:商务部网站

作者 星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