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华人网

非洲经济商业资讯 最具影响力的非洲中文门户

存档六月 2019

津巴布韦禁止罢工和抗议活动,姆南加古瓦总统呼吁民众放弃对抗,共克时艰

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呼吁津巴布韦工人放弃与政府对抗的做法。今年1月,津巴布韦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造成17人死亡,多人受伤。

姆南加古瓦发起了《三方谈判论坛法》,旨在为建立一个由政府、劳工和企业等社会伙伴组成的平台铺平道路。

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签署了三方谈判论坛法案。该法案宣布罢工和抗议等工业活动为非法,然后再采取其他途径禁止罢工和抗议活动。目前,姆南加古瓦政府正因该国日益恶化的经济形势而面临抗议。、
本周三,来自劳工、企业和政府的代表们成功启动了一个立法三方谈判论坛(TNF),该论坛旨在促进国家发展方面的对话。然而,埃默森·姆南加古瓦总统、津巴布韦工会大会主席彼得·穆塔萨在其主旨发言中指出,该国社会经济挑战的来源存在矛盾的问题,这一事态发展表明,论坛面临的分歧和威胁。
三方谈判论坛(TNF)将成为国家的社会对话平台,就影响国家和利益攸关方的关键社会经济问题进行立法谈判。
尽管TNF法案主要针对政府、企业和劳工三方,但他的政府考虑了普通公民和非正规部门的担忧,担心他们可能会参加示威。三方谈判论坛是在三方基础上设立的;我们必须考虑接纳和包容我们社会中其他弱势和边缘化的群体。
然而,津巴布韦工会大会(ZCTU)主席彼得·穆塔萨(Peter Mutasa)在接受new津巴新闻网独家采访时表示,《TNF法案》从属于宪法,这似乎是对姆南加古瓦的直接攻击。
穆塔萨暗示,如果该平台未能和平解决工人和公民的担忧,新的抗议活动将继续进行。津巴布韦没有法律能够限制示威、结社和请愿的权利,因为根据宪法第59条和第65条,这些都是宪法保障的权利。
在他的发言中,穆塔萨指责政府在执行关键政策时缺乏磋商,这是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之一。
“需要注意的重要一点是,如果没有广泛的利益相关者参与和所有权,项目就不可能成功。如果我们把这与我们自己的经验联系起来,我们的发展计划,如ZimAsset、过渡性稳定计划以及最近广泛磋商的货币政策产品,在多大程度上是这样的?”
这位工会领袖还质疑了紧缩措施的说法如何与紧缩政策在日常生活中的繁荣联系起来。
穆塔萨称,2019年3月,平均最低工资为300津巴布韦元,而食品贫困线为295津巴布韦元,总成本消费贫困线为873津巴布韦元。很明显,工资远低于生活工资的最低标准。
姆南加古瓦对津巴布韦历史上新的一页表示乐观。他没有把责任归咎于与政策有关的挑战,而是把责任归咎于不道德的商业行为。
姆南加古瓦表示,与劳动力市场相关的问题,以及当前工资和工资价值因不合理的涨价而受到侵蚀,进一步推动了更现实和可持续定价模式的需要。
姆南加古瓦强调,改革必须永远不会被视为等同于侵蚀工人的权利,但作为一种手段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创造就业机会,同时敦促社会合作伙伴改进过去的行动和工艺创新战略的上下文中对未来我们的国家面临的新现实。

图片来源;津巴布韦The Herald


刚果金申请加入东非共同体,称赞坦桑铁路建设,寻求出海口

刚果总统菲利克斯·齐塞克迪写信给现任东非共同体(EAC)主席、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希望加入这个由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南苏丹组成的共同体。齐塞克迪表示,刚果金作为自然资源丰富的中非大国正寻求加入该地区集团,“以便我们能够共同为各自国家的发展而努力,稳定非洲的这一地区”。

图片来源:allafrica.com

刚果民主共和国正式申请加入由六个成员国组成的东非共同体。这个自然资源丰富的巨大中非国家,在经过各种幕后和解后,正寻求加入该地区集团。

刚果总统菲利克斯•齐塞克迪(Felix Tshisekedi)本周致信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寻求加入这个由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南苏丹组成的共同体。卡加梅目前是东非共同体主席。

齐塞克迪在6月8日写道:这一要求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经济参与者与共同体国家之间的贸易日益增长之后提出的。

齐塞克迪总统指出,他的政府希望加入地区领导人的行列,“这样我们就能共同为我们各自国家的发展而努力,稳定非洲的这一地区。”

齐塞克迪总统目前正在对坦桑尼亚进行国事访问。自今年1月就任以来,齐塞克迪一直在东非共同体展开魅力攻势,寻求巩固和促进两国关系。在他总统任期的头三个月,他访问了肯尼亚、卢旺达和乌干达。

齐塞克迪表示,他对坦桑尼亚的访问是坦桑尼亚加强与其他国家合作努力的一部分。他对坦桑尼亚政府改善基础设施的努力感到满意,包括标准轨距铁路的建设。

齐塞克迪表示:“我相信,坦桑尼亚政府改善商业环境的努力,将为东非共同体一体化发挥重要作用。”

在贸易方面,刚果民主共和国占东非共同体国家出口总额的6%左右。

刚果民主共和国西部的金沙萨有一小段海岸线,进口主要依靠蒙巴萨和达累斯萨拉姆的港口。

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与南苏丹、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坦桑尼亚接壤。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深受民兵组织的困扰,目前正在抗击一场已造成近1400人死亡的埃博拉疫情。

齐塞克迪是首位在和平过渡时期掌权的刚果领导人,他承诺将给该国带来稳定。

刚果金经济观察(ID:  CongoKinshasa )翻译自公民报,不代表小号观点

油价飙升、物价飞涨、汇率波动——津巴布韦今年通货膨胀率将高达280%

据《独立报》报道,津巴布韦当地一家研究公司表示,如果在宏观经济基本面没有得到改善的情况下推出一种新货币,那么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可能会达到280%左右,并可能在那之后升至极高的水平。

与去年同期相比,通货膨胀率已飙升至75,86%,这是自2009年引入多货币制度以来的最高水平。主要原因是油价飙升、基本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以及汇率波动。

去年10月,津巴布韦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Zimbabwe)在其货币政策声明中把RTGS账户和外币账户分开,导致货币波动性加剧。今年2月,津巴布韦央行将汇率从1$:1RTGS$调整至1$: 2.5RTGS$,形势进一步恶化。

当地研究机构Econometer Global Capital预计,今年年底的通胀率将达到280%,主要受市场汇率波动和房地产行业产出低迷的推动。这与政府预计到今年年底通货膨胀率将降至15%形成鲜明对比。

该研究公司警告称,如果政府推出一种新货币的计划不能提供支撑它的条件,那么它只会使经济危机恶化。

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上周在哈拉雷的一次集会上透露,政府将在今年年底推出一种新货币,同时放弃过去10年来一直实行的多币种货币篮子。

虽然拥有本国货币对津巴布韦这样的主权国家来说是好事,但货币改革的时机应该根据具体情况而定。

当地经济研究机构表示:“央行行长约翰•曼古迪亚(John Mangudya)在2月份发表的货币政策声明中,放开了外汇市场,这是启动货币改革的步骤之一,而货币改革应能锚定任何一种新货币。”

只要生产率保持低迷,商业活动继续低迷,任何有关引入一种新货币的言论,都可能让市场感到不安,并在后美元时代的环境下,将通胀推升至新高。

该研究公司指出,在承诺通过非洲进出口银行(African Export-Import bank)提供的10亿美元贷款来保护银行账户余额后,政府在宣布银行账户余额将在银行间市场交易时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这导致存款因货币改革而被抹去。

该研究公司表示,随后财政部长和津巴布韦储备银行行长约翰·曼古迪亚之间的不和对政府来说是一场公关灾难。对金融服务业信心不足是附带损害。

非洲政经观察(ID: AfricaPaper)编译自外媒

一夜回到2008年——物价涨5倍工资缩水8倍,津巴布韦经济再度崩溃… …

据《独立报》报道,埃默森·姆南加格瓦总统领导的政府尽管作出了崇高的承诺,但未能解决困扰该国的经济挑战,现在的状况更为令人震惊。

在2017年11月推翻前总统穆加贝(Robert Mugabe)的军事政变的背景下掌权以来,姆南加格瓦总统加剧了该国的经济危机。

当时,津巴布韦社会的大部分人都在欢庆胜利,包括容易上当受骗的反对派,他们认为或许这个国家会迎来新的曙光。

经济崩溃的最大受害者无疑是工人。

自从姆南加格瓦当选总统以来,工人的工资已经被削减了8倍,而在许多情况下,物价上涨了超过500%。

然而,至关重要的是,工资水平仍基本停滞不前。例如,一个曾在2017年11月赚取850美元RTGS的人,当时政府坚称美元和RTGS美元处于平价,实际上只赚了100美元。一个教师挣650美元的RTGS只能挣55美元,远远不能满足基本需求。

与去年同期相比,通货膨胀率已飙升至75,86%,这是自2009年引入多货币制度以来的最高水平。由于对政府和货币当局缺乏信心,油价、基本大宗商品价格以及汇率波动和商业投机行为一直在飙升。

购买力下降导致商品总需求下降,进而导致生产下降。因此,大多数公司都难以向工人支付足够的工资,使他们免受当前通胀环境变幻莫测的影响。

自政变以来,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已经恶化,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绝望。

大多数津巴布韦人无法再负担一顿像样的饭,或设法履行他们的社会和道德责任和义务,例如为他们的受抚养人支付学费或提供医疗保健。

去年10月,津巴布韦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Zimbabwe)在货币政策声明中决定将RTGS账户与外币账户分开,尽管此举受到许多人的欢迎,但却导致工人们的储蓄一去不复返。那些以美元储蓄的人发现自己的RTGS余额每天都在被侵蚀,使他们变得脆弱和暴露。

在物价飞涨之际,RTGS美元的贬值速度让人回想起2008年的恶性通货膨胀时代,当时的恶性通货膨胀导致了津巴布韦元的崩溃。

2008年,津巴布韦元变得一文不值,一些工人选择用杂货和优惠券来支付工资。遗憾的是,我们似乎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事实的真相是,2017年11月,工人们的境况比现在好得多,这是对姆南加格瓦政府的一项谴责。

非洲政经观察(ID: AfricaPaper)编译自外媒

《2019全球数字报告》:摩洛哥数字领域持续发展

    根据We AreSocial&Hootsuite发布的“2019全球数字报告”(GlobalDigital 2019 reports)显示,摩洛哥数字领域持续较快发展。摩洛哥网民人数约2257万,占全国人口比重62%,网民群体主要分布在18-24岁和25-34岁两个年龄段;社交网络用户数1700万,占比47%;手机上网用户1600万,占比44%。摩洛哥网络普及率55%,在全球以及非洲的平均水平至上,高于南非(54%)、尼日利亚(50%)和埃及(49%)。

来源:商务部网站

驻博茨瓦纳大使赵彦博考察纳塔-马翁公路项目情况

  2019年5月30日,驻博茨瓦纳大使赵彦博驱车实地考察纳塔-马翁公路项目,并听取正在纳塔地区开展项目可行性研究工作的中方专家组工作情况报告。杨迅雷经商参赞陪同。

  赵大使要求中方专家组充分了解博方建设需求和标准规范要求,详细调查公路实际情况,认真收集相关技术数据,力争尽早完成可行性研究。

 

 

来源:商务部网站

欧佩克削减石油需求预期

据尼日利亚《国家通信社》6月13日报道,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表示,已下调对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预期,并警告称随着国际贸易争端继续恶化,可能会进一步降低。

欧佩克在周四公布的月度报告中表示,今年世界石油需求将增加114万桶/日,比原先预期的减少7万桶/日。欧佩克在报告中称,“在今年上半年,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持续升级”,这些争议可能影响全球需求带来“重大下行风险”。

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将在未来几周内举行会议,以决定是否维持供应限制,一些人已因价格大幅下滑而感到震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采取行动降低价格。观察人士认为,在2019年剩余时间里,这种削减是为了延长供应限制。

欧佩克,俄罗斯和其他产油国自1月1日起实施了减产120万桶的协议。他们将在6月25日和6月26日或7月初举行会议,以决定是否延长该协议。尽管供应减少,但由于担心美中贸易争端和经济放缓,石油价格已从4月份的2019年高点75美元跌至每桶61美元。总部位于维也纳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也表示,由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增加了供应协议的影响,其产量在5月份下降。欧佩克表示,“所有14个欧佩克成员国的产量下降了23.6万桶/日,至2988万桶/日。”

除了降低需求预期外,石油输出国组织表示,发达经济体的石油库存在4月份上升,这一趋势可能引发对石油供应过剩可能增加的担忧。(姚家威)

来源:商务部网站

联邦政府的第二个主权绿色债券被超额认购

据尼日利亚《每日信报》6月14日报道,债务管理办公室(DMO)已公布其第二次主权绿色债券发行的结果为150亿奈拉,在报价结束时,它超出了预定目标120%。该债券于2019年6月3日星期一向公众开放,并于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休市,之前曾在拉各斯和阿布贾对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举行路演。

第二次主权绿色债券发行的结果显示,认购者对债券的了解和认识有所增加,也可能表明公众对保护环境的积极性更高。收到的认购总价值为329.9亿奈拉,占所提供的150亿奈拉的220%。与2017年12月发行的第一个主权绿色债券相比,认购数量翻了一番。

绿色债券的收益将用于资助2018年拨款法案中的项目,这将有助于尼日利亚对巴黎承诺的气候变化协议的实施。这些项目包括离网太阳能和风电场,灌溉,植树造林和再造林,以及生态恢复。(姚家威)

来源:商务部网站